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对方作品,小说)会长高的房子  

2007-11-06 00:47:33|  分类: 〖对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会长高的房子

    杨莎妮

我跳起来把洗干净的碗放进墙上的碗橱柜。跳起来?我奇怪地发现,碗橱柜长高了,不止碗橱柜,挂钟、挂历、墙上的镜子……全长高了,原来真正长高的是房子,并且它还在不断地长高。刚才跳起还能够到的橱门,这会儿又向上蹿了十厘米左右。谁都会长个子,或者缩矮,可是这样的速度是我始料未及的。什么都没准备,便要开始接受它的变化,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应付得过来,能不能跟随它的变化。

用力抬头,看了看上方的挂钟,夜里两点多吧,或许睡一觉,它又缩回来了。反正自己什么也控制不了,以前会为乱跑的椅子、动不动就自己瞎演奏的琴生气,可又有什么用,全都是些白痴。算了,我也聪明不到哪儿,谁不想自由自在为所欲为呢?

阳光从遥远的上空进来,房子不但没缩回原来的高度,反而还在没命地长。窗户那么高,我比平时一扭头就能看见窗外时更加迫切地希望看到窗外的景色。

我伸长了脖子,听见脖子的骨头各嗒各嗒作响,酥酥麻麻地像要断掉一样。我用手托住下颚,向窗户方向举起,脖子又被我拉长了几十厘米。你们不用担心照这样拉下去,脖子会变得很细很细,以致折断。不会的,真的不会。如果你也碰到被关在四面高墙的房子里,窗口又长高了这样的情形,你也一定有毅力有办法把自己的脖子拽到窗台上而毫发无损的。

托着脑袋的胳膊已完全伸直了,可距离窗口还有一些。我用手猛地将头一推。哈,下巴刚好落到窗台上。

外面很不错,一棵大树生长在窗口。我毫不费力地大嚼起树上的叶子。居然很好吃。我又开始纳闷了,一向不是肉食动物吗,怎么吃起树叶来了。不过,很快我就找到了答案。因为我伸长了脖子,所以变成了一只长颈鹿。这样的解释很合理。其实即使不合理我也不意意去多想。合理不合理的解释,结果都是一样。谁也没说钱长得不合理,可它就是钱,长成这个样子,当然不合理,谁知道它该是什么样子呢。就这么花着呗,我可不想因为指责钱的长相,而让它伤心地离我而去。

新的一天到来了。我眯起眼睛,仰望窗户。请赐予我一双翅膀吧,让我飞向遥远的窗口。我的梦想实现了。我张开双翅,盘旋在屋内狭窄而纵长的空间。窗外有蓝天、绿树、树上的果实,以及其他的鸟儿。当然,我不会和其他的鸟儿谈情说爱,我一向知道,和同类是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的。所以我孤独,永远的孤独。唯一属于我的房子还这么的古怪,不让人安心。那些长翅膀的东西,只一眨眼,他们就可能消失,一辈子也不会再见到。如果将爱情放在他们身上,孤独之外还将痛苦。两天之前,我不就是这么眼睁睁地看见那只小猫死在地板上的吗?还不够痛。

一只尖嘴的小家伙在我面前骚姿弄首,不时摆弄额前的一缕头发,令人恶心的香水味把树叶都熏枯萎了。我把眼光望向远处,有些坐立不安。一向分辨不清性和爱,总认为相处久了必定会有爱,可是爱久了却不一定是性,也就是说,相处久了也不一定会有爱,说不定是恨,至于性,和爱的关系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我可以把性和爱分开,可也不是每次都可以。所以,还是什么都没有的好。但是游戏除外。我和尖嘴小家伙做起了游戏。我们唱着儿歌,用一只脚蹦跳着,很快就到了晚上,我得回去了。我唯一的房子,即使尽干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也不能把它抛弃。我是这么想的,至于为什么会这么想,我也没仔细想过。

今天,是个好天。远处的窗口飘进几片白云。白云滑落到我的身边。我抚摸着白云,好软好滑。我隐约想起了一个民间故事。

一位仙女嫁给了人间的男人。为什么会这样,记不清了。大约不是因为她爱慕男人的勤劳善良,就是受到了天庭什么惩罚。仙女在人间,其他事情还能接受,就是受不了人间的衣物。她说人间的衣物又粗又重,压得她身子疼痛难忍。于是她摘下几朵云彩,剪成衣服穿上。她老公凑近一瞧。哇,确实不得了,质地又轻又柔,并且真正的天衣无缝。

我一边想着这个故事,一边将白云披在身上。就这样我变成了仙女,飞向窗外,飞到了空中。我孤零零地在宇宙间飘荡。其他的神仙或仙女呢?因为宇宙无限大,神仙或仙女本来就少,想在无限大的空间里相遇的几率几乎为零。我讨厌自己知道得这么清清楚楚,如果不知道宇宙的概念,一心盼着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遇见一个可以交谈的仙物,并认为此次相遇定会记录在仙类历史中,并成为后仙交谈的话题的话,那么生活必定美好许多。

成为仙女的好处倒是有的。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烦恼。飘啊飘的,也不去管到了哪儿。哪儿都一样,哪儿就是这儿,就是那儿。也没有什么所谓上下左右的概念。没别人,没比较。而且时间有的是,根本不会死,想不动就可以一动不动,不动上十个世纪都行。没人来叫你的名字,就连名字也可以不用取了。一点儿也不饿,饿是什么?冷是什么?疼是什么?眼泪是什么?什么是什么都不用我去处理。我只管飘,仙女就是用来飘的。

飘着飘着,飘回了我唯一的房子。我是失败的仙女,这种现象属于六根不净,我脱去白云衣服。我困了,迷迷糊糊中想算一下这一飘,过去了多久,一天?十年?一百年?十亿年?亿亿年?大概只有半天吧?怎么也算不过来。我只好睡觉了。

许多许多天过去了,房子没再长高,可是也没缩矮。我呆呆地仰望窗户,多么远啊。我怎么才能到达窗口去看一看。我尝试着把自己搓成长长的一根,高度不够;我蜷成一只球,把自己拍得很高,可弹跳得还是不够;我把电风扇顶在头上当竹蜻蜓,可是电线不够长;我希望有人破门而入,为我送来梯子,电梯也行。可是门外静悄悄的。我本来就不认识任何人……

我终于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极其简单的办法,就是把家里所有的家具、电器全部摞在一起,组成通往窗口的梯子。现在我才发现家里的家具、电器少得可怜。这样的梯子远远不够高,我又把家里的书、杂志、报纸往上摞。依然不够。我买了无数的零食,吃完一盒,就把空盒子往上架。我已经吃到想吐了,可为了达到窗口,我难道还有别的什么好办法?

站在摇摇晃晃的梯子顶,我痛恨自己为什么不再多吃一盒饼干。只差那么一点点,垫起脚尖,只差五厘米了。我猛地一跃,扒住了窗台。梯子轰然倒塌。

我坐在窗沿上,好几天过去了。有一点冷,一点饿,一点困。我确信房子只会继续长高再不会缩回去了。我望着下方,无论是房子里还是房子外,全部深不见底。也许有一天我会掉下去,你猜,我是会掉在房子里边,还是房子外边?也许有一天我会跳下去,你猜,我是会跳进房子里边,还是房子外边?

因为我自己也想不出答案,所以我哭了,哭得十分痛快。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