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你还记得你听Sonic Youth的年代吗?  

2007-06-30 11:17:22|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还记得你听Sonic Youth的年代吗?

李黎

民谣歌手、大提琴手卡列宁看完Sonic Youth在上海的演出后几天都回不过神,像被强奸了一样迈不开双腿。吃烧鸡公时他张着嘴,像是有一只手卡住他的脖子,他马上就要进音乐的油锅了……

见多识广、永远年轻的外外看完SY在北京的演出,生理上的反应没有持续多久。他在博客里写道:我在第四首慢歌的时候眼里溢满泪水,为莫名的激动和感慨,为活着能看见这样令人掉魂的现场。这话我相信,看巴掌大的视频都能眼睛鼻子发酸,何况现场。

外外还写到:音速和别的噪音乐队的最大区别在于,别的乐队总是要告诉你,老子要做噪音了,老子要狂了。而音速根本没让你觉得他们在“做”噪音,没让你感觉到这些声音与音乐有什么明显分别,他们只是在营造某个太空站与小行星碰撞后的抒情氛围。(外外对本文亦有贡献。)

这两人一描述,我就开始后悔,并且加剧。我想去看,但4月24号是星期一,不能不上班,要和单位的副总及部门的领导一起去一个绝对森严的场所求人办事。

在巨大的、经常有人群静坐的大门口,站着一位笔直的带白手套的武警,胳膊一挥,示意车进去。进去后发现太大了,幽静,“神圣”,绿化也透露出神圣。里面的人很悠闲,几个人站成一圈抽烟,高级烟雾从人缝里像神仙一样飘出来。

见到要找的人,我们必须弯腰驼背。但他又很客气,同僚来找他,他一定把对方从沙发边送到走廊那里。客气之极是那里的“企业文化”,我们离开时,他把我们送到电梯口。

在回单位的路上,单位的副总及部门的领导异常幸福,且充满忧患意识。幸福的是和如此庞大的领导相处不错,忧患的是接下来怎么办。鲁迅说过:领导来了以后怎么办?我在旁边基本要人格分裂,因为我在想SY上海演唱会,会不会砸琴、裸奔和打架,集体尖叫和偷着抹眼泪是想都不想的。还想怎么弥补,把他们的20多张碟都装进mp3里听半年。其实是没办法弥补,他们可能再也不会来了,他们都已经50岁了。

回单位一会就午饭,戴着耳机去食堂,放《Rather Ripped》,在“旅行般”的吉他噪音里,大街和人群有点似是而非,我甚至怀疑上午是不是的发生过这个那个事。吉他噪音扫射过后,脑子里一片虚无,好像生前或者死后的那种虚无和混乱。但是一路上同事熟人的脸和招呼具体实在,让人不得不脚踏实地。

这就是社会生活和私生活的巨大反差,反差大了人会恶心的。我为我现在干的事恶心不已,为了克服恶心,听Sonic Youth。这又加大了反差,加剧了恶心。太可怕了。

最可怕的是,有一天不再听Sonic Youth了,不爱这些了,喜欢上权势、跑衙门和客客气气,那是真正的恶心。现在的恶心即使登峰造极,不过是焦虑、“人坏”,而那些是非人。

最早知道Sonic Youth,是01年在西祠看到一个人的帖子,他说:大学毕业时清理了所有的CD,除了Sonic Youth的。于是去找来听,吓了一哆嗦,从此越来越喜欢。现在非常接近三十,最危险的时刻,喜欢SY,这也需要反思一下,抛开本能,是不是还是抵抗、依赖、压抑或者回光返照?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