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你还记得郑智化吗  

2007-06-30 11:02:47|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还记得郑智化吗

李黎

“智化”是一高僧给取的名字,现在郑智化给我的感觉潜入空门了。无意中听到他歌,有回到当年的感觉。当年的感觉不是好或者不好的感觉,就是当年的感觉,是不会再存在、几乎不曾存在的时空奇迹一样泄露出的一丝气息和光影。另外一些时候听到郑智化另外的一些歌,我想吐。希望自己哪次真的能吐出来,这是一种态度:敢于向往事吐。

听郑智化开始于1991年,我小学毕业,可以随时随听收音机。正巧南京的电台实行“直播”,必须播一些活的东西,流行歌曲是首选。转眼间点歌成为那几年最时尚的事,而且尚未出现电话答题、现场表演和药品兜售,单纯。排行榜更是那个年头的超级女生加好男儿,是盗版磁带的生产与购买指南。当时的电台等同于大量流行歌曲,等于一长串歌星的名字。

那几年,最舒服的时光是暑假里躺在竹床上贪婪地听广播。竹床在院子里,院子在丘陵深处,丘陵在夜里,如果从天上往下看,这种惬意像一颗闪亮的流星,表面覆盖着中文流行歌曲最辉煌时期的光芒。

那几年,主持人最喜欢说:好,下面献上×××带来的×××××……带来一词让十来岁的我想了很久,是不是唱歌的人就坐在旁边,等主持人说完“×××带来的××××××”,×××就唱起了×××××?但一个晚上的×××有二三十人,能坐得下吗?那么远跑来就为唱几分钟?

1992年,像流行于丹一样流行《水手》。第一次听,我惊为神曲(流行歌曲就是青少年的宗教音乐),哭了。第二次听又哭了,第三次第四次,哭了。哭了几次,或者说从第几次开始不哭了,我不记得了。

其中有一次,我听《水手》哭是因为唱的人是自己,那是初二开学的前夜。之前的考试我考得很差,60多天里我一直被教育着要洗心革面发奋图强迎头赶上……我自己也这么认为,但感觉很难,现在就要开学了,我安排自己蒙着被子唱一曲《水手》为自己打气。很快我就哭了起来,因为被感动了,也因为唱得实在太难了——想到这一层我哭的更惨了,告诫自己一定要学好,不然就要想办法自我鼓励自我拯救,真诚和虚伪,都让人难受。

我接触最多的是农民,其次是学生、渔夫,水手至今一个没有见过,所以一想到自己和《水手》在被子里一起干过泣不成声的事,就觉得荒唐。偶尔听到《水手》,恶心的感觉天然的感觉。

好在有比《水手》更恶心的《星星点灯》,有比郑智化最恶心的部分还恶心的歌坛祥林嫂王杰,所以,我对郑智化的整体印象很好,忘不了。《离开这个城市》《老幺的故事》《单身逃亡》等,在心目中是经典,每隔一段时间,都有种专门去听的冲动,虽然这个冲动被看不见的什么化为了乌有。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