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你还记得Beyond吗  

2007-06-30 11:09:30|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还记得Beyond

李黎

初二暑假前,几个年轻老师悲伤地说:黄家驹死了……我于是对同学卖弄:黄家驹死了。我装得很悲伤,他们肃然,装模作样点头附和。其实我不知道黄家驹是谁,好在没人好意思追问,我有时间从收音机里收集信息。一年后,我大约了解了Beyond和黄家驹,听了几首他的歌,喜欢地不得了——像喜欢毛片一样喜欢,它们都严重地刺激了年轻的身体。我在把他们的磁带基本买全,放在行李里带到县城,开始了高中和住校的生活。

我被分到了一个以其他班学生为主体的宿舍,和其他人有隔阂,晚上闲谈时也很少插嘴。再加上想家、学习差,逐渐地我成天垂头丧气,只有熄灯后戴上耳机听Beyond才觉得有力量——为了力气更大,我把音量不断开大,直到最大。睡在下铺的老兄被我吵得睡不着,先是唉声叹气,然后用力翻身以警示我,又用脚踢床板,可在这个过程中我把音量越调越大,还跟着唱起来(吐起不发声)。最后他一跃而起,狠狠捶一下我的床板,把脸凑到我面前大声训斥,你到底在干什么?我的眼睛里含着被音乐打动流下的泪水,转眼变成委屈和惊吓的泪水。还好这位老兄不是坏人,不然可以狠狠揍我一顿。他是体育特长生。

当时就这么听着Beyond,把它当作一种力量源泉或者安慰。可是,我很快就发现其他人都在听,而且都把他们当作灵丹妙药。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但说不出问题在那里,直到大学时和一位室友争论Beyond和“达明一派”谁更好。那位同学说,Beyond好,他们“经典的歌”很多;我的论据恰恰是因为他们太“经典”了,所以不可能好,他们在打着摇滚的旗号迎合能迎合的一切。不仅属于商品范畴,而且属于低端产品,既不属于个性商品,本身也没有个性——当他们想顺从自身情感表达什么的时候,就失败到惨不忍睹,比如乐队剩余的三位在1994年纪念黄家驹的特别专辑《Paradise》。

最后一次认真听Beyond就是听《Paradise》,那是高二放暑假当天,我在新华书店买了一盒正版的《Paradise》。回家后发现家里没有人,巧合的是,在旁边的打谷场上,一个行走江湖的杂技团正在表演。我于是拿出《Paradise》一边听一边看表演。在走钢丝、劈砖、大劈活人、吞蛇、咽喉顶枪等节目上演时,我一首首听完着《Paradise》《一辈子陪我走》《无名英雄》《情深依旧》《温柔杀手》《和平世界》这些从名字到内容都极其垃圾的歌。突然间让我觉得这些玩意和我毫无关系,Beyond营造的所谓沧桑、激励和痛苦只是“唱片企划”,离我这样的农民子女实在太遥远。我还是对眼前这些为了谋生而辛苦辗转的江湖艺人和他们的故事、人生更有感觉。我们这一代人,面临的不是什么“患得患失的光阴只是从前的命运,奔向未来的憧憬充满大地”,而是没有选择和没有出路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