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你对它吹一口气,它就消散在空气里》  

2007-07-15 00:28:15|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红岩》杂志的所谓“创作谈”。

你对它吹一口气,它就消散在空气里

李黎

我从1998年开始写小说,一转眼已经近10年。回头看看10年里写的东西,非常惭愧:这十年的小说最多最多只是一种训练,训练如果不甚科学、方法有误,除了出不了成绩,而且会留下隐患和伤痛。

我现在就觉得我写小说可能是一种错误。早几年,我潜意识里把写小说当成一种手段,和吃饭、挣钱、扬名立万等联系在一起,而且又非常虚伪地不主动把这些念头公开来谈。

时间久一点,我不再认为写小说可以安身立命,起码不再认为自己可以通过写小说活下去,于是对于小说只关心它的好坏。但这很难把握的一件事,难免要把自己的小说和写作放到或大或小的一个体系中去比较、衡量。这样,一些念头和实际做法会左右着你,如“达到或者超越什么什么”、“填补什么什么空白”、“如何迎合更多或者更少的人”“像谁,不像谁”“自己的面目一定要清晰”……

我比较痛苦(也可能是错误)地认为,关注小说本身和关注小说所能带来的利益之间,并没有明确的鸿沟。同样,所谓坚持写作理想和不择手段迎合更多的人,这两者也没有多么明显的高低上下之分。到了这个份上,我基本上要否定小说这件事了。

我不会否定具体的文本,喜欢的、激动的乃至崇拜的小说可以列出一长串。我特别想否定是的小说这件事,看不惯小说对一个想写小说的人带来的压力、扭曲和迷惑,以及那些貌似真实的愉悦和安慰,更不用说写小说带来的那些得意洋洋、自以为是、“强大”和牛逼。几乎所有关于小说的批评意见,我看了都觉得不错;同时,几乎所有对国内具体的小说的赞誉,我看了之后都觉得烦躁,觉得虚伪、张牙舞爪、言过其实,都是互相吹捧或者是以吹捧别人展示自己的所谓实力和所谓地位。在这里我特别强调“国内”两个字。

大量恶劣的小说占据了排行榜和读者的书橱,和这个恶劣相比,更加恶劣的是小说这件事在国内被人为地抬高到了一个可笑的高度。在这里我特别强调“国内”两个字。

连续两次提到国内,因为我觉得笼罩着我们的生存背景有问题,我们存在的根基有太多似是而非的地方,我们说话与办事存在太多的心不由衷,每一个人都被比小说强大得多的事务扭曲为另外的人(然后其中一些在写小说)……这些问题不解决,小说可能只是一种逃避手段,只是一个谎言下的谎言,只是一个谎言下的谎言的谎言,一个谎言下的谎言的谎言的谎言……韩东发明“爱情宗教”一词,应该就是洞悉到今天太多的人以爱情的名义和枝节逃避不该逃避的事务,哲学的,政治的和文化的。

我不是因为写不好小说于是就写否定小说这件事,否定在先,同时发现自己确实写不好小说,于是兴非常开心地继续否定。如果我因为自己小说写不好就去拼命把它写好,而不是仔细打量打量小说这件事,那只等同于一个做保险的这个月业绩不好于是加倍卖力地去“努力,奋斗”然后干上了经理。

回头看看写小说的这些年,九九年两千年和零三到零五这几年写得多,其他几年,因为毕业工作等事情,基本不写小说。2006年我换了一份工作,突然忙到不可开交,随后买房结婚。工作越来越忙,家庭生活越来越繁琐,在这个状态下我一年多时间里只写了两篇小说,而且觉得写多了。

以写小说作为生活核心的状态,是让人感到享受和回味无穷的。但状态只是一层表面的光影,何况所有的状态都在“过去”。想想“过去”,尤其是和一群朋友一起在写的时候,我觉得像做梦一样让人感到舒服。但它过去就过去了,我觉得无所谓;被一笔抹去,我也觉得无所谓。可能我压根不爱小说,没有感觉,没有与“小说”发生关系的条件,所以,上述所有文字只是一个入错行的人做的一个很外行的总结:

你对它吹一口气,它就消散在空气里。

2007714星期六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