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对方作品)红楼,梦矣  

2008-01-04 00:30:43|  分类: 〖对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矣

杨莎妮

看完《红楼梦》,很好是奇。小说写得确实是好,好到故事超越一切韩剧,情感深刻让人久久缓不过神。可是再好它也是小说啊,为什么会有那么那么那么多的人,分析《红楼梦》、研究《红楼梦》,以致红学成为一门学科,以致以此作为终身事业呢?

有意无意看了不少有关《红楼梦》的考证、分析、点评,书上、杂志上、网上都有,看得粗略,因此什么内容是谁说的也混淆了。只是由衷地赞叹,中国人的智慧实实在在了得。相比较《达芬奇密码》中第二个密码筒的谜面:“在伦敦安葬了一位教皇为他主持葬礼的骑士,他的行为触怒了上帝,因为违背了他的旨意。你们寻找的圆球,本应在这位骑士的墓里。它道破了玫瑰般的肌肤与受孕子宫的秘密。” 兰登在图书馆网络信息中查出“教皇为他主持葬礼的骑士”是牛顿,因为牛顿是被苹果砸了,才发现了万有引力,而苹果又是导致人类产生原罪的祸根,还有“玫瑰般的肌肤”,当然是指苹果的颜色。“受孕子宫”差不多是苹果的形状。就连我这个英文足够差劲的人都可以在兰登之前猜出答案为“A-P-P-L-E”,可见其程度的低劣。而我看到的大多数《红楼梦》的评注文章,不管认同与否,都免不了感叹,“有点儿意思,有点儿意思。”

有关作者记写作年代的:

1.最多人认可的:我们已知道雪芹自己的境遇,很和书中所叙相合。雪芹的祖父、父亲,都做过江宁织造,其家庭之豪华,实和贾府略同;雪芹幼时又是一个佳公子,有似于宝玉;而其后突然穷困,假定是被抄家或近于这一类事故所致,情理也可通——由此可知《红楼梦》一书,大部分为作者自叙。

稍稍有些浪漫的:《红楼梦》里的甄贾宝玉,即是曹雪芹自己的化身,甄贾两府即是当日曹家的影子。

南京人最愿意这样的:《红楼梦》一书是由曹雪芹一人完成全书120回的写作,高鹗并未续写。其理由就是全书中通用的这些南京方言符合曹雪芹曾在南京居住的实际,而作为东北人的高鹗是写不出这些南京方言来的。曹雪芹实际已经完成了120回《红楼梦》,但是清政府不喜欢,于是主持修订《四库全书》的和绅就组织高鹗等删改了后40回。因此后世通常认为《红楼梦》为高鹗续写。

2.听起来够玄乎的:《红楼梦》一书,即记故相明珠家事。金钗十二,皆纳兰侍御所奉为上客者也。宝钗影高澹人,妙玉即影西溟先生。妙为少女,姜亦妇人之美称,如玉如英,义可通假。妙玉以看经入园,犹先生以借观藏书就馆相府。以妙玉之孤洁而横罗盗窟,并被以丧身失节之名,犹先生之贞廉而瘐死圜扉,并加以嗜利受赇之谤,作者盖深痛之也。纳兰性德的《饮水词》中有:“今宵便有随风梦,知在红楼第几层?”“因听紫塞三更雨,却忆红楼半夜灯。”“此夜红楼,天上人间一样愁。”几段词中多次提到“红楼”。纳兰性德的《金缕曲》词句云:“此恨何时已,洒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认为黛玉葬花,是从这里引出的。

3.寓意深刻的:《石头记》者,清康熙朝政治小说也。作者持民族主义甚挚,书中本事,在吊明之亡,揭清之失,而尤于汉族名士仕清者寓痛惜之意。……于是比拟引申,以求其合,以“红”为影“朱”字;以“石头”为指金陵;以“贾”为斥伪朝;以“金陵十二钗”为拟清初江南之名士:如林黛玉影朱彝尊,王熙凤影余国柱,史湘云影陈维崧……

4.通过风景考证得来的:书所指皆雍乾以前事。宁国、荣国者即赫赫有名之六王、七王第也,二王于开国有大功,赐第宏敞,本相联属。金陵十二钗悉二王南下用兵时所得吴越佳丽,列之宠姬者也。作是书者乃江南一士人,为二王上宾,才气纵横,不可一世。……士子落拓京师,穷无聊赖,乃成是书以志感,京师后城之西北有大观园旧址,树石池水尤隐约可辨也。

5.通过物品考证得来的:乾隆时,无论在朝廷或民间,外国物品已司空见惯,至少有若干物品,不应如书中所描写之为罕见。若在顺治时,则宫中之外国物品,亦不能如《红楼梦》所记之多。故以外国物品论,则《红楼梦》最适宜之年代,应为康熙朝。

……

有关小说的点评太多,很奇怪,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都是些玩儿文字游戏玩儿得超炫的内容。

1.按之本书,宝玉所云:男人是土做的,女人是水做的,便可见也。盖汉字之偏旁为水,故知书中之女人皆指汉人,而明季及国初人多称满人为逹逹,逹之起笔为土,故知书中男人皆指满人。

2.如世祖临宇十八年,宝玉便十九岁出家;世祖自肇祖以来为第七代,宝玉便言“一子成佛,七祖升天”,又恰中第七名举人;世祖谥章,宝玉便谥文妙,文、章两字可暗射也。

3.因为宝玉的伯父是贾,贾赦的夫人是夫人,宝玉的父亲是贾,贾政的夫人为夫人,于是便由此四人的名姓中抽出赦、邢、政、王四字,是直言“摄行政王”的事。

4.黛玉与董小宛的 “关合处”更多:小宛名白,故黛玉名黛,粉白黛绿之意也。小宛书名,每去玉旁,专书宛,故黛玉命名,特去宛旁,专名玉,平分各半之意也。且小宛苏人,黛玉亦苏人。小宛在如皋,黛玉亦在扬州。小宛来自盐官,黛玉来自巡盐御史之署。巡盐御史即为盐官。小宛入宫,年已二十有七,黛玉入京,年只十三余,恰得小宛之半。小宛爱梅,故黛玉爱竹;小宛善曲,故黛玉善琴;小宛善病,故黛玉亦善病;小宛癖月,故黛玉亦癖月;小宛善栽种,故黛玉爱葬花;小宛爱闻异香,故黛玉雅爱焚香;小宛熟读楚词,故黛玉好拟乐府;小宛爱义山集,故黛玉熟玉溪诗;小宛有奁艳集之编,故黛玉有五美吟之作;小宛行动不离书史,故黛玉卧室有若书房。且小宛游金山时,人以为江妃踏波而上,故黛玉号潇湘妃子。潇湘妃子之义,实从江妃二字得来,不然闺人断无以妃自名名人者。

5.宝玉者,非有其人,乃传国玺之义,故曰宝玉,而实一蠢物,故又称之曰“顽石”。《红楼梦》独结以宝玉之出亡,所以表示清之将亡,玉玺不归所有也。

6.林黛玉者,废太子理亲王胤礽影子也。胤礽为皇二子,故姓林。林者二木,二木云者,木为十八之合,两个十八为三十六,康熙三十六子,恰合二木之数。而理王为三十六子中之一人也。“黛玉”者,乃“代理”二字之分合也。

7.书中所影,皆《易经》《大学》也。周姓,即为《周易》;王姓,即为坤卦;东西南北字,即为八卦;史姓,则野史之义。

……

看《红楼梦》点评的乐趣绝不少于看《红楼梦》本身的乐趣,甚至更甚。特别是看到有有心人列出详尽表格,考证康熙数次南巡与曹府的联系,实在感动其对待小说态度的严谨。可是,心里隐隐觉得,这样点点滴滴、细致入微地考查小说,即便是对人物性格地分析,对小说整体地概括,似乎还是少了点儿什么。是什么呢?是那种看时和看后,揪着心的解脱不了的“难受”。而这种难受又多与贾宝玉有关。

1.宝玉笑道:“我能够和姊妹们过一日是一日,死了就完了。什么后事不后事!”李纨等都笑道:“这可又是胡说。就算你是个没出息的,终老在这里,难道她姊妹们都不出门的?”尤氏笑道:“怨不得人都说他是假长了一个胎子,究竟是个又傻又呆的。”宝玉笑道:“人事莫定,知道谁死谁活。倘或我在今日明日,今年明年死了,也算是遂心一辈子了。”

用俗气无比的话说,这就叫“活在当下”,对于日夜盘算着明天后天大后天的人,这样自由自在的想法的确另类。可这又有什么另类的呢?吃饭就是吃饭、睡觉就是睡觉,这就是活在当下,死了就是死了,盘算不出,解决不了,怎谓“又傻又呆”?

2.宝玉道:“这阶下好好的一株海棠花,竟无故死了半边,我就知有异事,果然应在他身上。”袭人听了,又笑起来,因说道:“我待不说,又撑不住,你太也婆婆妈妈的了。这样的话,岂是你读书的男人说的。草木怎又关系起人来?若不婆婆妈妈的,真也成了个呆子了。”宝玉道:“不但草木,凡天下之物,皆是有情有理的,也和人一样,得了知己,便极有灵验的。若用大题目比,就是孔子庙前之桧、坟前之蓍,诸葛祠前之柏、岳武穆坟前之松。这都是堂堂正大,随人之正气,千古不磨之物。世乱则萎,世治则荣,几千百年了,枯而复生者几次,这岂不是兆应?小题目比,就有杨太真沉香亭之木芍药,端正楼之相思树,王昭君冢上之草,岂不也有灵验?”

真是个有爱心的男孩儿。花花草草鸟兽虫豸当然有感觉有情理,明明白白的事情却被人说成“呆子”,想来真不好受。所以最后出家,和这些细细碎碎的小事情都是有很大关联的。

3.且说宝玉自那日见了甄宝玉之父,知道甄宝玉来京,朝夕盼望。今儿见面原想得一知己,岂知谈了半天,竟有些冰炭不投。闷闷的回到自己房中,也不言,也不笑,只管发怔。宝钗便问:“那甄宝玉果然象你么?”宝玉道:“相貌倒还是一样的。只是言谈间看起来并不知道什么,不过也是个禄蠹。”宝钗道:“你又编派人家了。怎么就见得也是个禄蠹呢?”宝玉道:“他说了半天,并没个明心见性之谈,不过说些什么文章经济,又说什么为忠为孝,这样人可不是个禄蠹么!只可惜他也生了这样一个相貌。我想来,有了他,我竟要连我这个相貌都不要了。”

这就好像人格分裂一般。既懂得“文章经济”“为忠为孝”,却又不能丢弃“明心见性”这个自我。一个“我”入世,一个“我”出世。两者相争,必定不能和。卡尔维诺的《分成两半的子爵》,一个好的,一个坏的,泾渭分明。倒是这两个宝玉,孰是孰非,没有绝对的观点,就没有绝对的答案。就连贾宝玉自己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只道“是个禄蠹么”。想来甄宝玉也不会喜欢贾宝玉这个不明世事的家伙吧。

4、却说宝玉送了王夫人去后,正拿着《秋水》一篇在那里细玩。宝钗从里间走出, 见他看的得意忘言,便走过来一看。见是这个,心里着实烦闷,细想:“他只顾把这些出世离群的话当作一件正经事,终久不妥!”看他这种光景,料劝不过来,便坐在宝玉傍边,怔怔的瞅着。宝玉见他这般,便道:“你这又是为什么?”宝钗道:“我想你我既为夫妇,你便是我终身的倚靠,却不在情欲之私。论起荣华富贵,原不过是过眼烟云;但自古圣贤,以人品根柢为重——”宝玉也没听完,把那本书搁在旁边,微微的笑道:“据你说‘人品根柢’,又是什么‘古圣贤’,你可知古圣贤说过,‘不失其赤子之心’?那赤子有什么好处?不过是无知无识无贪无忌。我们生来已陷溺在贪嗔痴爱中,犹如污泥一般,怎么能跳出这般尘网?如今才晓得‘聚散浮生’四字,古人说了,不曾提醒一个。既要讲到人品根柢,谁是到那太初一步地位的?”

这一段不是特别喜欢,像是刻意为后面出家安排的台词。但即使如此,宝玉所说的内容还是值得人思考,让人解脱不了的“难受”。

不知为什么,看《红楼梦》,焦点似乎始终集中在贾宝玉一人身上。想到学校考试时,还出现过“《红楼梦》是以      为主线”这样的题目。记得正确答案是以宝黛的爱情悲剧为主线。那是死记硬背的答案,和我看完后的理解相去甚远。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理解有误?

直到我看到王国维写的《<红楼梦>评论》,连连惊呼:“这才像我心目中的《红楼梦》评论,这才是我心目中的《红楼梦》评论!”

“解脱之中,又自有二种之别:一存于观他人之苦痛,一存于觉自己之苦痛。然前者之解脱,唯非常之人为能,其高百倍于后者,而其难亦百倍,但由其成功观之,则二者一也。……前者之解脱,如惜春、紫鹃,后者之解脱如宝玉。前者之解脱,超自然的也,神明的也;后者之解脱,自然的也,人类的也;前者之解脱宗教的,后者美术的也;前者平和的也,后者悲感的也,壮美的也,故文学的也,诗歌的也,小说的也。此《红楼梦》之主人公所以非惜春、紫鹃而为贾宝玉者也。”

原来,主角真是贾宝玉。被学校骗了若干年。若是当时写下:“《红楼梦》是以贾宝玉由欲望生活达到最终解脱为主线”,肯定会被划上叉叉的吧。

对于贾宝玉出自本性自然的举动,屡屡被人骂,我只能眼睁睁地干着急,而王国维实在厉害,他说:“夫宝玉者,固世俗所谓绝父子弃人伦不忠不孝之罪人也。然自太虚中有今日之世界,自世界中有今日之人类,乃不得不有普通之道德以为人类之法则,顺之者安,逆之者危,顺之者存,逆之者亡。于今日之人类中,吾固不能不认普通之道德之价值也,然所以有世界人生者,果有合理的根据欤?抑出于盲目的动作,而别无意义存乎其间欤?使世界人生之存在而有合理的根据,则人生中所有普通之道德,谓之绝对的道德可也。然吾人从各方面观之,则世界人生之所以存在,实由吾人类之祖先一时之误谬。诗人之所悲歌,哲学者之所瞑想,与夫古代诸国民之传说若出一揆。”十足为宝玉出了口气,也让我大感过瘾。

为什么我看了那么些考据十足、严谨苛刻、智力超群的《红楼梦》评述,都感觉不是我看后的感觉呢?这个问题,又被王国维道破:“自我朝考证之学盛行,而读小说者亦以考证之眼读之,于是评《红楼梦》者纷然索此书之主人公之为谁,此又甚不可解者也。夫美术之所写者非个人之性质,而人类全体之性质也。惟美术之特质,贵具体而不贵抽象,……故《红楼梦》之主人公,谓之贾宝玉可,谓之子虚乌有先生可,即谓之纳兰容若、谓之曹雪芹亦无不可也。……《红楼梦》自足为我国美术上之唯一大著述,则其作者之姓名与其著书之年月,固当为唯一考证之题目,而我国人之所聚讼者,乃不在此而在彼,此足以见吾国人之对此书之兴味之所在,自在彼而不在此也,故为破其惑如此。”

是啊是啊,小说最应该用小说的方式来看。即使还有许多许多的人指出《红楼梦》中存在前后矛盾、时间误差……可它就是非常非常的好看。就像有人指责村上春树,说他的小说不符实,因为他写了“福特车的XXX(一种零配件的名称,忘了),而福特车上根本没有XXX。”村上春树回答道:“在村上春树的小说里,也许福特车就是有脚蹬子,也说不定呢。”

王国维说:“宝玉之苦痛,人人所有之苦痛也。其存于人之根柢者为独深,而其希救济也为尤切。作者一一掇拾而发挥之,我辈之读此书者,宜如何表满足感谢之意哉!而吾人于作者之姓名,尚有未确实之知识,岂徒吾侪寡学之羞,亦足以见二百余年来,吾人之祖先对此宇宙之大著述,如何冷淡遇之也。谁使此大著述之作者不敢自署其名?此可知此书之精神,大背于吾国人之性质,及吾人之沉溺于生活之欲,而乏美术之知识有如此也。然则予之为此论,亦自知有罪也矣。

我也坚信他的观点,若说此论“有罪”,我真的很愿意同王国维一起“有罪”。

  评论这张
 
阅读(1622)|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