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记金陵文化名人、音乐制作人、印刷厂主家属卡列宁同志  

2008-12-13 01:32:50|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好南京流行吃辣

李黎

根据小卡讲过的故事,我们发现他还在四川老家读初中时,就已经开始自己做音乐了。那时他放学回家总是很晚,要一个人在满是坟地的山路上走个把小时,天上乌云密布,地下阴火明灭,害怕,那就大声唱歌,唱着唱着,从歌词到调子都是由自己性子来。那是他最早的音乐,没有受过潮流的影响和价值观的训练,不好听,不复杂,完全是一股很野蛮的生命力的流露。当然,那个时候的音乐没有录音,所以小卡大概也不认为那时是在“做音乐”,其实我打赌他回不到当时那个状态了。

到南京读大学之后小卡开始做音乐,到毕业时,已经是南京摇滚圈里“最熟悉的面孔”之一了。每个圈子都有一些熟悉的面孔,圈子往后大概都会变得虚无缥缈,但是熟悉的面孔会一直被人记得。小卡的面孔往往很凄苦,像是刚刚打了架——打架之后即使赢了也应该很愁苦,这是一个可以从小卡脸上看出来的道理。但他开心起来很纯粹,笑容里透露着一句潜台词:去他妈的……

吃饭时小卡总是很开心,因为吃饭一般就是意味着吃辣。特别是在吃火锅时,看着他把各种调料尤其是辣油或辣椒粉往锅里倒,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他一边倒一边哼着歌,比如Mog Wai的调子,让你觉得你也能像他一样吃辣,更让你觉得很多事物是可以联系在一起不冲突的,纽约的车库为什么不能和老干妈携手齐步走呢。

南京的大小饭店几乎被四川菜占据了一半,这让从四川来的小卡很舒服,难以想象,如果他在苏锡常及上海生活,该是多么的愁苦,被甜得愁苦。有的人天生不需要甜,那只是建立在意义和价值都确实存在的基础上的一个需求,但是所有的大玩意,比如说音乐,真的存在吗?

没有人疑问小卡为什么叫小卡,因为从长相看叫小卡太自然了,不需要点故事和逆向思维。他个子不高,瘦,瘦得像路边的一块石头。我想象过,假如小卡人高马大会是怎样。那肯定就完蛋了,精神气全无,现在所有讨喜的一切都没有了。关于小卡不是现在这样的想象,是一个无穷无尽的空间,但是一点不好玩,无趣。

除了固定的排练和不断的演出,小卡从事一个很时髦的工作;制作彩铃,给公司做自己也做。有时候我看着他满是皱纹的额头想,赶紧做一个超级火暴的彩铃出来,赚大钱,然后,音乐可能不会随之搞好,但是乐器一定会变好;活得不一定更好,但吃的一定会更好。这里好一点那里好一点,基本也差不多了,小卡从来不是被音乐理想和“乡愁”折磨的家伙。

07年替李志写的一篇关于金陵文化名人小卡的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