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一座飞走的房子  

2008-12-13 01:39:27|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座飞走的房子

    李黎

现在我手头的诗集,有《年代诗丛》的十几本,几本年选、年鉴,还有不多的朋友的打印诗集和几本外国诗人的诗集,大约有40本。其中我最喜欢丁当的《房子》。

这是因为:它一直就呆在卫生间里,从来不曾被带出来。

似乎我那个不宽敞不舒适的卫生间成了一个宝座,《房子》稳坐其上,其他的书,来了就走,甚至来了之后根本没有任何实际作为就被请走,根本没有和《房子》竞争的实力。

假如那卫生间确实是宝座的话,那么《房子》就是一个王(朱文的《他们不得不从河堤上走回去》相当王后,它也呆了足够长的时间,和《房子》靠在一起),而且有不可动摇的气势。我甚至觉得把它拿出来,卫生间就不成立了。

    因为总是在看这本诗集,因此,一些话像镜片上擦不掉的痕迹,或者学生时代一定要掌握的公式一样,总是出现在眼前,现在我就背几句出来:

    1,莲花二村从不下雪……石凳上的老人,被白色遗忘了一生……

    2,许多年了,情人们杳无音信;但我出门的时候,仍习惯把爱情带在身上……

    3,它(蚂蚁)爬得很快,担心我企图和它交换什么……

    4,她们用我熟悉的表情,最后一次打动我的心灵……归来时灯火遍地,仿佛人类进入了完美的时刻……

    5,如果死亡是一缕轻烟……

    6,我多么希望在世上一事无成,这才是真正的挥霍——诗人又算什么。

    当然,断来来读丁当的诗是不对的!他的诗在于整体上的气魄,和一种冲破纸张的乐感。教科书上怎么形容李白的诗歌艺术的,都可以用来形容丁当。打这么多诗句只是想证明一下,原来自己确实能记得他的原话,还能准确的打出来。我喜欢的死活作家可能上百人,能记得的话却寥寥无几,丁当的诗占了大约一半。这大概是每天看的缘故,而每天看而不企图换掉,又证明我的态度和需要。

    上面说的是对丁当诗歌的喜欢,下面说说对他诗歌的“恨”。我也写诗,对自己喜欢什么、能够接受什么、敏感于什么,现在很清楚。常常出现这样的情况:打开《房子》,看到一两句话(已经是非常熟悉,只是再次亲眼目睹)时,像遭受毒打或者是听到了最到位的羞辱,马上就觉得看不下去,伴随着一个夸张的动作(可以特写)。不是他写得不好,而是写得太好了,让我马上想起了自己的诗和其他无数人的诗。我就想,有了这个,自己和其他人还写什么呢,或者说:为什么不能好好看看丁当,建立一个大致的好坏的标准,然后再写呢。看到他的诗,马上产生一种羞愧,一种无力感——一种凡人面对天才的无力和不服不行。

对丁当的阅读就是在这样小心翼翼、“备受打击”的情况下进行的,以至于一本薄薄的书,至今还是觉得很多地方没有了解——一座房子,很多角落都没有抵达,很多坐下来或靠着墙可以看到的,还没有看到。我甚至觉得我始终没办法读完这本小书,除非我下定决定,对不需要的事物不再投以一瞥,也就是自己不写了,也不看其他人的了。(2004年

    《房子》,丁当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8月第一版,正度32开,4.5印张定价:6.30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