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坐船回家  

2008-12-01 16:22:28|  分类: 〖对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船回家

杨莎妮

在黄山脚下的汤口镇住了一宿,早晨四点半便被饭店的morning call叫醒。既然已经交了坐船去杭州淳安县的钱,不得已晕着脑袋爬了起来。洗漱穿衣加上吃了两块巧克力,下楼到大厅结账的时候,接我们去码头的中巴车已经等在门口了。

车刚开没多久,我又接着刚才没做完的梦,东倒西歪地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半醒未醒的时候,我看了下时间,五点半还不到,可是已经再也睡不着了。只见车子开在一条仅能容下一个半车身的盘山土路上,坐在最后一排的我,颠簸得厉害。仅仅颠簸倒也还好,一个接一个二三十度的转弯,一边是山,一边是陡坡,弄得人心惊胆颤。其实安慰自己也很简单,只要伸长脖子,就可以看见司机在淡淡的晨光中的身影,仅从背面就可以感到他那一副淡定气闲的神态。每次转弯,只要两三个动作就可以准确地转到位,速度也不见丝毫减慢。这样的娴熟技巧,足以让自己放心大胆地继续睡去。

这时汽车刚驶下一座山,我突然一个惊醒,怎么了?坐直起身体,拽着袖子在雾气朦朦的车窗玻璃上擦了又擦。没错,是在窗外,是谁在窗外挂上了一幅水墨山水画?在这山与那山之间,一片黛青的水。水面与山体的过渡中,是乳白无形的烟雾。烟雾轻扭着柔软的腰肢,偷偷渗入沿着山势建造而成的徽派民居,不知不觉地消失在屋檐下面,几乎与屋外的墙壁融为一体,又隐约显示着与墙壁的冰冷所不同的温润。

之前在徽州老街转悠了两天,满眼全是古村落齐刷刷、峻挺挺的黑瓦白墙飞檐翘角。看多了总感觉过于严肃、不近人情。尽管这其中独特鲜明的美学特征,总是被人们称赞不已,但对于我的胃口来说,总没有达到畅快淋漓的释放。

然而现在,我看到的徽派村落,它已不再是封建族权制度下的刻板的建筑物。它是一只懒惰的黑白斑纹的小猫。没有清晰轮廓的太阳半露了脸,光线一缕一缕地穿过厚实的云雾,撒在这只小猫的背脊上面。小猫的头脑已经开始有些苏醒,可它依然一动不动,蜷在像温柔的蚕丝棉被似的雾气中,享受着清醒前的似醉的懵懵懂懂。

汽车又驶进了一座山,眼前的画面消失了。或黄或绿或红的树木交替穿过窗前,想透过树缝去寻找刚才的场景,已经不见了丝毫。

听见坐我前面的一个人说:“翻过这座山,就到深渡码头了。”我不由地紧张期待起来。下山后,是不是能再次看见这样的美色呢?我闭起眼睛,恍惚觉得那些白色透明的雾气,像卡通片中,妖魅的女鬼一边似笑非笑地睇视着凤眼,一边散发着缭绕的香味。她的香气好像一只柔如无骨的纤手,弯转着前行,缠绕在人的身上,再挑逗地勾一下下巴。

下山后,没有期待的风景,而是一个小小的仅一条街的小镇子。下了车被告知还有二十分钟才开船,所以可以用这个时间在街边的小店里吃点儿东西。我要了一碗豆腐馄饨,原以为只是包了豆腐的馄饨而已。一口咬下去,除了老豆腐烟熏般的味道之外,还有一种青翠色的滋味冲了出来。

“咦,这里面除了豆腐还有什么?”我问老板。

“还有野菜。”

“野菜?是什么菜?”

“就是野菜,是我们家后面的野菜。”

“没有名字吗?”

“是野菜。”老板认认真真地说。

“噢。”我想大概“野菜”就是这种菜的名字吧。至于味道是像把所有的野菜加在一起混合后的味道,所以也算名副其实了。

吃完早饭,向码头走去,走过用行楷书写着“深渡码头”四个大字的标牌之后,豁然看见的新安江就这样从从容容地展现了它淡彩的妆面。

这简直就是一个超大的牛奶浴,奶白色的水面翻腾着水汽。若不是不远处的几只乌篷船和对岸的大山提醒我,几次就要探进水里,试试水温是否刚刚好达到可以美容的四十度了。想象着徜徉在热乎乎的牛奶里,一点一点地被浇灌,走出来时,便有了滑不留手的皮肤和红扑扑的脸颊。

只几分钟过后,再远一点儿的江面上,便若隐若现地有了几个摇着小船的人影。他们摇船的动作夸张而优美,像是敬业的老派演员。这使得我不由地四下张望,怀疑是否有摄像机在拍摄有关农村题材的唯美爱情电影。

温度开始有些上升,水面上的雾气像排着队的幼儿园小朋友,摇摇晃晃东张西望地向空中去。对岸山上树木和房屋的颜色显现了出来,但还是那样的清清淡淡不声不响。绿是黛青、黑是灰黑、白是米白,没有强烈的对比,却能让我的身体像在慢慢消失一样溶化进空气,柔软得似乎可以变成任何的形状。

船开了,太阳也被大大方方地挂了起来。云层变成一小朵一小朵撒在太阳周围。使劲睁大眼睛,水面上再也找不到一丝丝的雾气。

我狠狠地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确定自己已经睡醒了。那么刚才的一切是做梦不成?当然不是梦,有拍照片嘛。但如果来两三个人对我说,那真的是梦的话,我说不定也会相信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