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不想让你看见  

2008-08-11 15:40:25|  分类: 〖对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想让你看见

杨莎妮

你总是这样盯着我

你不知道我是想躲避起来

考验自己的生存能力

渴望死去的心胜于被庇护的焦燥

难道密室中的游戏真的可以谋杀一个真正的人

说什么铁屋中的呐喊

是你们自己把自己欢欢喜喜地送进去

一个屋子连着一个屋子

缝隙里连一棵小草也没有

抬起头

谁都在看你

 

十三岁那年,我便疯狂得想要结婚。那是因为看见那样一个女孩儿,也许不是女孩儿,或许连人类也算不上。

放学的路上,我总是一个人慢慢悠悠地踱回家,并不是什么家庭不和之类的原因,而是我更喜欢一个人独处。一天无意中我抬起头,看见小巷尽头的一棵槐树上坐着一个女孩儿。就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我不可抑制地爱上了她。

走到她的脚下,我距离她那么近,她的脚尖几乎要碰到我的额头。这是多么美丽的样子啊。学校那些女孩儿也只能匍匐在她脚下,她们的头发总是黑腻腻粗砺砺,她们的皮肤总是带着让人恐惧的血管和毛孔,她们的举止总是幼稚得可笑却自以为与众不同。而她只这么自自然然地坐着,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就让我不能再挪动一步。

我一直仰着头看她,我甚至不敢和她说一句话,我怕她会突然张开翅膀飞走。我的脖子酸了,我躺在地上,我看见她粉红色的脚底。

被叫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妈妈惊奇地问我怎么会在路上就睡着了,是不是中暑了。我再瞥一眼树上,她已经不在了。

后来再没见着她,可我想要赶紧结婚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我想用鼻尖摩擦她的脸颊,想拽着她松软的头发在手指上绕圈,想搂着她顺溜溜的肩膀一直滑到她圆圆的手腕。我躺在床上,把脚跷到旁边的墙上,双手抱在胸前,拼命想象她就在我怀里的感觉。

别人送了爸爸一幅美女挂历,我总乘着家里没人的时候取下来,因为其中有一张有些像她,我把她抱到床上,吻她的脸,她就在我身边了,我忍不住轻声哼哼起来。

十六岁那年,我有了女朋友,我们有了关系,感觉很好,非常好,好到我甚至忘记了她。那一瞬间,我像潜入水底一样,既恐惧紧张,又看见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三十岁那年,我结婚了。新婚那晚,我做梦梦到了她。她坐在树上,眨了下眼睛,提了提嘴角,大概是微笑了下吧。不再美得那么不可解释,只是干干净净舒舒服服的样子。若能得到她,会很满足,得不到也不会觉得特别难受。

和一个教大学心理学选修课的朋友在茶馆聊天,无意和他讲起了这事,没想到作为朋友,他也要搬出老套的老佛的理论来解释说,她是作为一个性的启蒙的暗示的象征性的什么什么的什么。我撇过头,无聊地看着窗外,他也无趣地闭了嘴。好在沉默很快被打断,隔壁桌上的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问我:

“你刚才是说你小时候看见过树上的一个女孩儿?”

“是……是啊。”我有些意外。

“我也看见过。”他大大方方地说。

“挺美的,是吗?”

“是啊,有好几年因为想她,什么事也做不好。”他笑了笑。

“曾经以往是自己的幻觉呢,这样看来不是了。”

“不遇见你,我也以为是幻觉呢,也没刻意问过其他人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我也想过见着人就问这事,可总是忘记,偶尔说起也会被当作灵异事件看待,或者是性启蒙的暗示或象征。”我望了望我的心理学朋友,他尴尬地耸了耸肩膀。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他音不太准地唱了《加州旅馆》中的这句,“我不是卖弄英文哦,只是觉得这歌词真是有趣。”

“是啊。”

五十岁那年,我彻底地把她忘记了。

九十岁那年,我蹒跚地走在路上,抬起头,我看见她还坐在树上,似笑非笑的嘴脸。我气坏了,你为什么总盯着我看,我这一生难道不能我自己独处。你这样看着我,对你又有什么益处呢。我想到我这一生,学校单位家庭,几乎无时无刻不躲在屋子里,我的头顶上还有二楼三楼四楼五楼六楼二十楼三十楼四十楼……他们沉沉地压在我头上,我不再敢抬头。我小心翼翼地做着每一个动作,是因为你把我们圈养在一起,我们拥挤着,想侧身出去,来到这儿还是看见你在我头上,我不会喊叫,以往你是高贵的化身,不可惊扰。你当然不会问一问我是怎么想的,你以为一切尽在你的掌控之中,是啊,我的确无能为力,当我企图去捉住你的时候,我什么也做不了了。一层一层叠加在我们头上的东西,使我腰酸脖子疼痛,我已经忍受了好多好多年,我早就不想这样下去了,我多么希望可以站在一个制高点,没有头发没有帽子没有头上一切的东西,空空荡荡清清楚楚黑漆漆的天空。我这一辈子也没做到,现在你还这样嘲笑地看着我,看着我被压弯的背脊和脖子。我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狠狠地向你砸去,一个踉跄,我摔倒在地上,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8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