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天将降大任于司机也  

2008-08-22 11:58:30|  分类: 〖对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将降大任于司机也

杨莎妮

又看见了个倒霉的公交车司机。到站上来一对母女,母亲四十左右,女儿将近二十。母亲稀里哗啦投了一堆零钱,投完后发现后面的人都投的一元,一下子大叫起来:“这车是投一块钱啊,我投了四块,”冲着司机嚷,“你快找我钱,找我两块钱。”司机叔叔无奈地说:“我们不能碰钱的。”老女人爆发了:“你这什么意思,你不想找钱啊。”女儿也帮忙着说:“你先自己找给我们不行啊!”司机多少有了点情绪:“我不和你们说了,反正我不能碰钱的。”他果然不再和她们说了。就听她们一唱一和地骂:“你这什么态度,我们又不缺这几块钱。我要告你!”“谁知道一会儿是不是自己拿了。”“怎么有这种不要脸的人!”……

曾几何时,曾几何时啊,公交车司机是我的偶像啊!从小学起就开始坐公交,胆小内向的我无穷地羡慕公交司机,特别是公交女司机的泼辣无谓。时不时探出头冲车外的违章自行车或行人喊:“怎么骑车\走路的啊!”或者对着某个乘客,“你往后面走一得儿唉,你动动噻。”严厉是严厉了些,效果却出奇的好。那时候还有带辫子的公交电车,每当辫子从电线上掉下来的时候,司机从容地跳下高高的驾驶室,不紧不慢地到车尾,不急不忙地拽起辫子上的线拉扯,直到与电线对上。那一连串的动作,大气自然从容不迫气势恢弘,简直就像在演出。

但是,不知从哪一天起,他们都变了。他们变得客客气气萎萎缩缩,没了抖擞的神采和飞扬的气势。

一次在一个总站,听见两个老司机在值班室门口闲聊,长吁短叹着抱怨现在制度怎么这么严。比如公交车驾驶员一旦遭到乘客投诉,就可能面临严厉处罚,甚至下岗。就算有的投诉最终证明并非错在司机,但公司仍有规定:核实投诉期间,司机需要“待岗”等候接受处理。所以司机非常害怕遭到乘客投诉,面对个别乘客的无理蛮横要求,甚至粗暴违法的行为,他们只能一味忍让,以求息事宁人。

另一次在车上的所见。到底站的时候一位坐在最靠近司机位置的女同志走到司机跟前,语重心长地说:“你刚才有一站没报站名哎。”说着在本子上写了点儿什么,然后下车。司机愣在那儿,我一时也没看出怎么回事。后来反应过来,她是公交总部派来的克克勃,化妆成普通乘客抽查司机是否遵守了各项规章制度,其演技的逼真完全可以得出她准是一位成功的特工。

因为交通堵塞等原因,汽车没进站就有乘客要求下车的情况时常发生。但现在严格的规定,汽车不到站司机决不可以开门。就算你一哭二闹三骂人也不行。对这种事的体会,郑渊洁或许比我深,所以他写下了讽刺艺术超越马克吐温的《飞马牌汽车》。车没到站,不许开门。一车人在车上孩子生了、老人死了、婚也结了、书也念了。(《飞》的原文http://www.qsn365.com/qsn365/articles/26812

具有不靠谱商业头脑的我,灵机一动,我可以制作这样一份印刷品卖给公交司机,让他们贴于驾驶室内,上书:

天将降大任于司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忍辱负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评论这张
 
阅读(201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