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还有比书房更恶心的地方吗?  

2008-09-25 02:20:54|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有比书房更恶心的地方吗?

李黎

在现实中或图像上见过不少书房,成排的书,成套的书,笼罩着文化知识的阴森诡异、妄自尊大、不可一世和虚无缥缈的气氛。它们都让人感到恶心。

曹寇的“书房”不属于此类。那不叫书房,仅仅在卧室里放一个一米多高的书架,1930年代的,上面刻着“万有文库”几个字。

曹寇说,偷来的。

而曹寇“写作”或曰“创作”的地方,仅仅是一平米出头的阳台的一角,电脑桌靠墙,他坐中间,背后还有一个更显得空档的书架,新打的,21世纪的产物和廉价的气息。在这个工作的地方,绝对容不下两个人,只能容下一个水瓶。

曹寇的书房到底在哪里呢?是卧室还是阳台?他没有书房,他比一般的人更加“活生生”一些,并且写起了小说,证明了写小说和过日子不需要书房。所以,他的小说写得好,比这个世界上几十上百万个有大书房的人们好。

曹寇的书房存在于角落和日常生活当中,加上他收拾得过于简洁清爽的家,这些成了我的一个标准,让我向往。

我的另外一个标准,或者说对书房的习惯认识,就是开头所说的那种书房。看多了,习惯了,认可了,无意识了。

相当一段时间里我对书房是有意识的,所以才会稍稍留意他人书房的模样,企图为自己谋划一个说得过去书房。毕业后到成家几年间,如何摆放书一直是大问题。买房后迫不及待地打一个完全覆盖住最长的那面墙的书架,足以陈列2000本书,很恢弘。

我的书房挤进了开头描述的那些恶心的书房之列,为此,在短暂享受一点愚蠢的满足感之后,我一直觉得愧对祖先,愧对时代,主要是愧对自己。愧对自己的主要缘故是:我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书,但是我愚蠢地直接跳过了这个环节,搞来了很多书,于是不得不面对书房的问题。我为什么要这么多书呢?难道想变得阴森诡异、妄自尊大、不可一世和虚无缥缈?

之前几年,我买书时给自己的理由是工作需要,编辑嘛。几年下来我发现工作需要的是其他而绝对不是书,否则最好的编辑应该是在图书馆里了。况且,几年下来我对工作基本失去了一度昂扬的“斗志”,犹如世界上一半以上的财富掌握在5%的人手里一样,工作成绩的回报只会给少数人;犹如中国农民为了温饱而必须让四套班子小康富裕富到流油一样,通过工作得到一块钱需要你付出四五块的劳动,我决定不干了。首先工作并不需要多少书,其次我连工作也放弃掉,买书的理由随即瓦解,我终于可以轻描淡写但其实自豪地说“我很久不买书了”。

接下来我要做的是把我的书房,具体说是书架,通过清理和改装打造成一个多功能杂物柜,上面甚至可以出现鞋子袜子和某一天心血来潮陈列起来的作为生命标本的干的大便。当然,我还是需要一个和“处理文字工作”的地方,参照曹寇的标准就可以了。

假如有一个巨大的书房我也不会拒绝,但是它必须是自身巨大,而不是图书巨多。想像一下,一个四五百平方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十本书,这多么让人虚荣,简直虚荣到踏踏实实。

所以,我对书房的态度是,要么隐蔽在一个角落,不张扬,相当于写作和艺术隐蔽在一分一秒之中而不是哭着喊着;或者大而空荡,让人身在其中时不得不想到身在何时何地。

而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介于两者之间的有模有样的书房,作协副主席的,新闻出版单位干部的,专栏作家的,以抄袭见长的学者的,都很恶心,都是在证明人的虚弱无能。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