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无痛失身  

2010-02-01 22:09:38|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痛失身

 

李黎

2006年,我老家被拆迁,用于建设造福千百万年的开发区。小红旗插在土地上,推土机开过来,换了人间。我家院子较大,大到里面除了草坪和果树,还有菜地和鱼塘,所以分得的房子略多。

和好朋友吃饭时我会说起分到了多少房子,当时的南京以及全国,房价正在以坚决反党反政府,反和谐社会反小康前景的姿态疯涨(难道不是吗?难道不是吗),所以我说老家还有房子时,他们忍不住大声叫好,似乎我刚刚登台高歌,他们就差鼓掌了。另外一些场合,比如没有好朋友只有普通同事的场合,谈及房子房价时,我有时忍不住会巧妙地即虚伪地透露一点信息,引诱对方问我,我给出答案。对方一般都会惊呼一下:哇!愚蠢的满足感让我暂时对国家社会信心大增。

这样很愚蠢,我心知肚明。在愚蠢和满足感之间,我有时会难以自控地选择满足感。一两年下来,新鲜感过去了,满足感让人麻木了,愚蠢的感觉成了唯一的感觉。最让我自觉愚蠢的是我竟然为拆迁而满足。

拆迁有什么道理呢,每个市都建开发区,每个县(区)都建开发区,每个乡镇都建开发区,这不正是对“开发”的反动和亵渎吗?可拆迁以庞然大物、全体人民和子孙后代的名义进行,成就了一桩桩赤裸裸的生意,成就了和拆迁人口相比少的可怜的人。被拆迁的人失去农民的旧有身份和土地,换来廉价的住房、新身份的模糊尴尬和后半生的无所依托。

拆迁一事,大节上毫无商量的余地,过程中没有讨价还价的可能,不如绑架。如果家人被绑架,我还可以和对方周旋、商量,强作镇定,同时报警。警察一般都能将初级阶段没有技术含量的绑匪绳之以法,家人团聚,热泪盈眶,歌颂人民警察好,社会主义好。会有些身体上的折磨和心理上的创伤,可以治愈和遗忘,而再遇到绑匪的几率也小得可怜。

可拆迁这件事上,我总觉得遇到了专业的绑匪,他们有制服,有术语,应有尽有。他跟你要赎金,交出一切,你给了,他不放人,被绑的人就此永远被绑着,赎金的作用仅仅是保证不被撕票——当然,有机灵的,很快成了绑匪的一部分,跑前跑后,花枝乱颤。

我不够机灵,只能把事情维持在不被撕票的地步上。但是我恐怕一辈子都不甘心就此被绑架,并眼睁睁看着绑架在更广阔的时空里更强势地进行着。有什么事情能补偿把故乡一夜之间从地球上抹去带来的创伤呢,我不甘心。如果拆了老家建造皇陵,我可能随众揭竿了,但如今的拆迁是为了发展和未来的拆迁,是为了稳定和子孙的拆迁,我也只能到不甘心为止了。

我只能到不甘心为止了?这真是一个难题。高中时,总会遇到奇难无比的数学题物理题,难到全班只有几个变态才能做得出来,我只能叹息、绝望。记得有一次梦见自己做一个无解的题目,把自己活活急醒了。高考后的如释重负不难想见,我以为自己从此不会被难到无语的题目折磨了。

显然我高兴得太早了,成人社会的难题远非启东中学黄冈中学的模拟卷所能比拟的。更可怕的是,学生时代的难题只会导致失分,而成年后的难题让人失身。

 

  评论这张
 
阅读(6291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