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汉字书法之虚无缥缈  

2010-03-02 22:51:40|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字书法之虚无缥缈

 

李黎

 

蒋勋在《汉字书法之美》一书的序言里,带着就要滴落下来的情感写到:

名字的汉字书写,使学龄儿童学习了“不可抖” 的慎重,学习了“不可歪”的端正,学习了自己作为自己的“不可取代”的自信……

他还宣布:(书写)是我与自己相处最真实的一种仪式。许多年来,汉字书写,对于我,像一种修行。

看到这我不禁郁闷。刚温习了《走向共和》,翁同龢书法在当时算首屈一指,李光昭投其所好,将他的字集结成册,翁同龢果然缴械投降,主动说“订购南洋木材你估摸着需要多少两银子……”练了一辈子书法,修行了数十年,再修行几十个几十年就成仙了,脑子还是这么乱。

翁同龢算是书法史上的配角,“史上三大奸臣书法家”蔡京、秦桧和严嵩,才是狠角色。我调侃过曹寇,要把字练好,做“小说家里字写得最好的,书法家里小说写得最好的”,而“三大奸臣书法家”的狠在于:在奸臣里,他们是首屈一指的;在书法家里,他们更是首屈一指的。中国传统的书道、书品被他们彻底颠覆。我们悲哀地发现,艺术禀赋和人品几乎无关。甚至,越是飞扬跋扈、肆无忌惮的货色,字就写得越好,起码比原来好。

上述三个混球中,秦桧的字我最喜欢,难得看到几张,感觉无懈可击,恨不得咬上一口。当然他也是被书法史遮蔽得最彻底的,我们今天运用最多的“宋体”,原由秦桧所创,理应叫“秦体。活该了。

书法史上出了几个奸臣混蛋,不足以让我看《汉字书法之美》时感到郁闷。真正让人郁闷的,还是今天的书法。

一是名家题字。南京满眼都是某书法家的题字,据说此公少年贫寒,发奋苦读,老来功成名就,但依旧爱钱。给钱就题字。该名家确实是名家,他背后还有一个“书法界”,里面拥堵着无数的名家、准名家和非名家,之间的厮杀和博弈和演艺界、中国足球界没有两样。该书法家的名称不便说,但我愿意称他为“神笔马良”。

二是领导题字,这一点只说一句:由书法家变为领导难,由领导变成书法家易。

三是小孩练字。工作关系,我看过几千张学生书法作品。作品(照片)背后,依稀看到指导老师的职称、特色学校创建和小作者的不快乐,甚至苦不堪言。孙晓云说过,古人学书法和是识字同步的,这说明其中有着巨大的强迫性:你要安身立命,就得识字,要识字,就得练字。练字和身家性命相关。而现在的书法学习充斥着扭曲的外在的强制性,家长老师和周遭环境的胁迫成了练字的最大理由。连强迫都那么无力,怎么指望把书法练好?孩子练书法,是指望成名成家呢,还是指望陶冶情操汇聚灵气,还是考试加分?似乎都不是,既然都不是为什么还要练?要练!

冷静想想,这一切对书法本身是好事。在毛笔宣纸时代,书法是文化和生活的基石,是脚下的大地。现在,书法是头顶的星空。

书法原本就不畏惧虚无缥缈。书法浩浩荡荡几千年,现在被剥离了一切实用,高度纯粹,也愈发抽象,就是星空的一部分。有人头顶始终乌云密布,看不见它,无所谓;有人惊鸿一瞥,也挺好。它只对有冲动的人敞开。

所以,《汉字书法之美》这本书是一颗流星,自说自话阐述一个简要的道理:有一道闪亮总比没有好;一点点做事(挽留、继承或再造),总比缴枪或自宫要好。

 

汉字书法之虚无缥缈 - 李黎 - 确实是增长的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