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四位老人,一支队伍  

2010-04-12 23:14:30|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位老人,一支队伍

李黎

郭德纲经常挤兑于谦:我和你不一样,我有爸爸。于谦愤怒地回击:谁都有。

谁都有父母双亲,谁都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否则是神仙、妖怪。但未必能和他们一起生活过,诸如“从小就没有了妈妈……”

我父母健在,这一点很幸运。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均已过世。而且除了外婆,另外三位都是在我不懂事的年龄就都过世了。

爷爷在我不满百日的时候过世,因为肺炎或肺癌。我出生后没人照看,扔在摇篮里,生病的爷爷负责在有力气或清醒时摇晃几下。结果我得了百日咳,1980年的百日咳会要命的,好在南京市儿童医院当时医风纯正,救了我一命。关于爷爷我任何记忆都没有。现在我抽烟抽得厉害,肺暂且没事,也就是说,爷爷不仅没有记忆,而且没有痕迹。如果我今天肺不好,咳咳血什么的,我可以自豪地说,这是爷爷留下的。

外公在我一周岁左右过世。我记得一个模糊的场景:去外公家玩,他请我吃自制的什么东西,我咬一口,厉声回绝:不好吃!外公是否如祥林嫂听到“你放下罢”那样精神萎顿我不得而知,因为关于外公的记忆就是白花花一片,一片空无。

奶奶在我两三岁时过世,也仅仅能记得几个场景而已。最夸张的一个是,我在外面疯玩,累了,冲进家里拿起水瓢舀起冷水喝,水刚到嘴边,奶奶一个巴掌横扫过来,把水瓢和我的脑袋一起打掉了……

和外婆则相处很多年,从上小学起直到大学,每年暑假她都会到我们家住一个多月,我们朝夕相处。假期时间缓慢,外婆缓慢的举动让时间进一步放缓,偶尔甚至停顿了:深不见底的天空,绿得发亮的村子,偶尔悄无声息移动的人影像是从这副画面之外投射过来的阴影。虽然经历过1920年以来新旧中国所有的大事,尤其是日本侵华时期和建国后的困难时期,外婆还是安享天年。从她后三十年的言谈举止看,她该是个大家闺秀,只是被时局从北京扔到天津,再扔逼到南京,又从南京“跑反”,在南京以西40公里的渔村扎根。外婆到底出生在什么人家,父母及祖上是谁,我不知道,父母舅舅等都不知道,实在无法查证,真没办法。

现在,女儿四个多月了,开始像个人而不是像个小动物或者妖怪了。她很幸运,四位老人都健在,个个健康,围在她前后左右和上方,忽而欢呼雀跃忽而惊慌失措,一会相对而笑一会跑前跑后……妹妹有一次讽刺父母:看他们高兴的,真像老来得子!

一天父母过来看孙女,抱着孙女下楼玩,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和老婆无声地哈哈大笑,清净啦清净啦。没过多久,嘈杂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我心里一惊。原来外公外婆也来看孙女了,他们在楼下会师。一支队伍开进了家里,并立刻投入战斗。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