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2010年4月5日  

2010-04-05 16:03:58|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祭祀活人

李黎

我一直没有体会到清明节是一个节日,不知道清明又踏青放风筝荡秋千的习俗,我也从未在这天去祭扫先人。小时候,偶尔几次清明艳阳高照,梨花风起,适合出城寻春踏春,于是远在城里的舅舅会回来上坟——当时觉得他们住得真远,这是心理上的城乡之别无限扩大了距离上的遥远,路程不过四五十公里,而心理上,和所有农村小孩一样,我被无限次地灌输,你是个农民,必须要这样那样认识问题、看待人生。

他们回来上坟总是行色匆匆。我记得一个场景,在一片金黄的灯光里,妈妈极力要留舅舅吃了饭再回去,舅舅则痛苦地遗憾,要赶回去,一定要赶回去,8点钟《渴望》就开始了。这是哪年的事呢?

我从没有在清明上坟扫墓,只是每年除夕那天下午,我们会在漫山遍野的鞭炮回响声中,带上准备好的纸钱和鞭炮去上坟。院子东边有一扇小铁门,推开门就是丘陵,一层层的水田向东边覆盖过去,视野在最东边的松树林上方消失。我们顺着满是枯草的小路一路往山上走去,不过100多米,就来到了一排墨绿色柏树下的坟前。一路上我们放着二踢脚,但到坟前时,往往还没有放完,继续放,然后摊开报纸,用树枝拨开坟前几十种在枯槁的冬季彼此难分的枯草,并排跪下,烧纸钱(前些年是那种黄色的草纸,上面空无一物,我会在上面用钉子戳出五个眼;后来改为有印刷内容的冥币,数额大的吓人,一般活人活一千年也挣不到这么多钱)。胸前的火光映得人浑身发热,父亲则代表全家口里念念有词:奶奶老爷太太,过年了……父亲这样喊着,我推测出坟里葬的是我的高祖父曾祖父,这在时间上也符合,爷爷奶奶都是改革开放后过世的,不可能土葬了。等手中的纸烧完,天色暗下来,寒风紧促,示意我们该走了,该回到灯火通明热闹喧嚣的人世间,开席了。于是我们站起来,磕头作揖,踩灭火苗,转身回家。

这一习惯被固定下来,成了除夕和春节不可或缺的程序。但是我刚刚想通了这些事没几年,刚刚开始由无知无畏、毫无敬畏到愿意去追终慎远、体悟生死没多久,老家一代就被拆迁了。前面一笔带过的“漫山遍野”“坟”“院子”“丘陵”“水田”“枯草”“柏树”等等,弹指间荡然无存了。我长久地憎恨差遣拆迁这件事,因为它除了暴力改变了人的身份,暴力铲平所有土地房屋,还用看不见的暴力把日常习俗和古老词汇,把你能想到一切慢慢抹去,它是真正的文化大革命,暴力之极。

任何节日都需要足够的空间和时间(而时间相对节日而言,也即是空间),一个没有空间的事物难以成立,所以行色匆匆的现代商业社会(暂时不管它是自由市场还是权贵主义吧)、脱离甚至打压挤兑农业文明的城市化时代,不能踏踏实实尽情尽兴地过重阳端午和春节,是理所当然的事,不知道那些誓死捍卫传统节日的人,是不是精神分裂了,以为自己生活在何时何地呢。反观漫长的农业时代,任何节日都有着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尤其是春节,耕作前收获后漫长充沛的修养,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须的,大自然就是如此,人又怎么能拗得过去呢。聪明的先人于是休息起来,还顺便通过繁缛的礼节固化了尘世里的高低尊卑。

今天的一切,都是反季节和超季节的,原有的寄托在农业基础上的节日理应全部淡化和消失,或者在有思想有魄力的领证行政领导的力主下改良改良——清明就是如此,从不放假到放假,这是一个进步,至少有了相对充裕的时间和一定空间。只是,当需要五十年一百年才能完成的社会转型和转战都市在三五年之间澎湃起来,当理应有节制有效率地建设规划的开发区高新区变成签字盖章那么简单,当无数的人拥堵到卫星城镇和都市郊区时,为清明预留的时间空间,又被挤压殆尽。清明节祭扫,成了公墓里的人头攒动和高速路上的寸步难行。

有人坐在车里麻木地看外面的“清明上坟图”,忍不住麻木地激愤起来:这哪里是给先人上坟去,这就是在祭祀我们自己,看看我们过的是什么性质什么质量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30423)| 评论(1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