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母亲的一生是和灰尘搏斗的一生  

2010-06-23 20:15:22|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的一生是和灰尘搏斗的一生

 

李黎

农村家庭往往呈现两个极端,特别脏乱,和特别干净。

母亲还在农村住的那些年,我们家极端干净,让人觉得有三五个保姆每天辛勤地进行着无谓的打扫。

当然没有保姆,只有母亲一个人。她是一个有严重洁癖的人,无论外在的还是精神上的。多年后我得知她是处女座的,一声哀叹,即表示终于理解,也表示相当无奈。而关于精神洁癖则比较可怕,一个有精神洁癖但学识并不高的人,最自然的选择是道德教化——略过。

母亲对家里的目标是:随便躺到地上,和躺在床上一样干净。

这是一个让人感到恐怖的目标,因为它毫无必要。

一个毫无必要的事物被一个人几十年如一日认真对待,比如母亲毫无必要地几十年坚持把地板(早年是水泥地)拖得比床还干净,我怎么办呢?我有时认为她就是中国乡村的乔伊斯,那些被她无情地清理掉的灰尘加在一起就是天书般的《尤利西斯》。当然有时我实在想骂娘——正好就是骂她。

母亲从未考虑这么多,她只是要实现目标,从未放弃,使其精神和视觉得到最大的满足。于是,她最为繁重的日常事务就是拖地和到处擦掉灰尘。现在我大致记得,她大扫除的频率是,一周一次彻底的,从清晨开始;每天一次例行打扫,在傍晚时分。

如今我年过三十,往往想到过去十多年针对母亲的暴躁不安和不孝而戚戚然,有时心思触及她的老年和更往后的事,更是心情沉重,脚步无力。但只要一见到母亲,孝心便荡然无存。每次见她,她依然是一副和灰尘做斗争的状态,如果在老家,在她的主场,她自然斗得不亦乐乎,偶尔在我们这里,她也是反客为主,和灰尘展开无情的搏斗。

母亲的一生是和灰尘搏斗的一生,是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一生。

在常年的实战中,她对灰尘的定义逐渐扩大,比如,我和妹妹的所作所为,往往也被视为灰尘的组成部分,必须予以清除;再比如,三十年来急速发展的中国社会涌现的各种事物和事端,更被母亲视为灰尘中灰尘,必须予以清除,至少,扫到自己大门外面去。

灰尘是无限的,个人何其渺小。有时候我觉得母亲简直和雷锋一样,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一个无限中去;或像传统文士一样,把有限的生命和能量投入到无限的文化传承积累和耗费中去。

因为对手是灰尘,看不清摸不实却又无穷无尽,浩如烟海,所以,无论如何阐述成功,母亲的一生都不能用成功来形容。

我有时觉得,母亲因为和灰尘纠缠太深,已经沦为灰尘。

有时我又觉得,在艰苦贫瘠的环境了,一个人能认定一件非功利而且是无形的事,并坚持三十多年,她应该是位艺术家。此类艺术家难以相处,但确实很伟大。

 

  评论这张
 
阅读(70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