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叛徒鸡蛋》  

2011-03-13 23:29:51|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叛徒鸡蛋<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李黎

在很多文章里,我批评了自己的母亲,毫不留情。我不是一个绝情的人,也不是一个有什么深刻见解的人。既然这样,我还在毫不留情地批评母亲,那只能说,批评得还不够。

女儿出生以后,我和妻子在如何做父母这件事上高度惶恐。我们长时间地梳理父母如何养育和教育我们。两个家庭都是母亲强势,父亲被搁置到一边,母亲首当其冲。我们的梳理工作成了纯粹的控诉。很多天,我下班回家,妻子要么泪眼汪汪,要么唉声叹气,那是因为她看书时结合往事,不禁悲从中来,伤心不已。太多的事情在我们今天看来是错的,以后也会如此。

母亲们对我们教育的关键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也就是说,想如此失败,简直是经过精密计算的,是把各种条件、各方力量高度融合之后的杰作。我只能努力并机械地分析其中的要害,努力提纲携领。

一是一切都为了你好。这是大多数父母的通病,不仅嘴上对子女说说,很多狠角色真的就这么多了。放弃自己的一切,工作和事业应付了事,衣食住行对付讲究,一切心思扑在儿女身上。只是,小孩的成长不是通过教育灌输,而是模仿。一个兢兢业业、事业有成和精神饱满的父母,远比一个口是心非、应付了事、怨声载道的父母更能胜任被模仿对象。一切为了子女的父母,彻底不明了榜样的作用,首先断送了自己作为好榜样的可能,选择了“教育”,凡事进行教育。进而,小事训斥,大事说教,因为这都是最容易操作的方式。此情此景,无处不在。一个从小被家人毫无道理地训斥(不顾他是儿童,不顾他必然会犯的错误,比如扔东西、没时间概念)同时耳边永不停息地回响着空洞说教的人,精神状态乃至心理状态一定会存在问题。我们就是这么过来的,训斥强度很大,说教力度也很大。

二是不切实际。父母必然希望子女成才成功,希望子女为自己长脸,以期获得满足感和自豪感,都对。但如果希望突破了限度,重主要自己的限度,就有非人的倾向。自己从未碰过国画油画水粉水彩,凭什么扭送子女去学画当画家呢,自己世代贫农,何苦让子女将来当官发财成为厅局级呢,自己凡事马马虎虎,或者吵闹不休,哪来的理由和勇气规定子女考试必须班上前三名每年当选区三好呢?咄咄怪事充斥着我们成长中的每一天,和太多人一样,我们被父母寄托的希望基本都是非理性的。一定要完成他们冥冥中渴望的那些事,我们才算是好儿好女,不枉生养一场。而自己希望自己成为什么则不重要、不存在。

三是不容置疑。如果上述两点算价值观,那么这一条是方法论,真真实实地贯穿在每一天和每一件事情上,大到“生涯规划”小到穿衣磨鞋,都不容置疑。父母自封为绝对的权威,不言自明,无需论证,放之四海而皆准。为了这个不容置疑的权威性,有些父母也确实含辛茹苦,至少要确保家境不至堕落败坏吧。具有高度权威性的父母往往也都是辛苦的,忙碌不休——何苦。

四是漠视现在。有了上述三层,已经够人受的了,现在,加上漠视当下这一点,可以说是再加一层保险,也可以说,是把一切冠以一个“共同理想”的外衣和口号,使一切略微能够忍受一些。不是有很多小孩在对未来的巨大的诱惑面前一路狂奔直至虚无的那一刻吗?具体表现就是,事无巨细,一切为了以后。现在不能吃,钱留着以后。现在不能看书,很久以后再看吧。现在不能玩,以后有的是时间玩。现在你不要管这个事情,以后再说……以后,以后的以后,永远有以后。现在要省钱,为了你读中学;现在要省钱,为了你读大学,现在要省钱,为了你买房子结婚,现在要省钱,为了你生孩子——现在要省钱,为了孩子的孩子,以及生生世世?

五是说人坏话。这一点看似不是大事,但重要。别人,少量的别人,比如直系亲属,是小孩最初了解社会和外界的重要途径,对性格情绪和价值观的养成至关重要。当自己家人眉飞色舞、喋喋不休地通过说别人的各种各样的坏话获得愚蠢的满足感,同时若干年来从未说过一些积极健康和令人向往的人和事的时候,小孩扭曲了。他首先会认为别人也一样说自己坏话,于是变得不坦荡、凄凄然,猥琐;其次是悲观失望,心想,真他妈没意思;此外还容易形成向下看而不是向上看的思维定势,不知不觉中也会和上一辈一样,在别人的痛苦纠结失败厄运中自我满足,没有格调,遑论境界。

大致如此,复杂程度远远不止于此。

我和妻子经历过上述措辞激烈乃至残酷的全系列的失败教育。作为一个有些厌倦的编辑,我还是非常感谢新中国猥琐又艰难前行的出版业。如果不是因为读了足够多的书,我们今天甚至连思考和反思的意识都没有,那么,后果可能就是霸道的地告诉女儿,我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啊!让她这样,那样,必须这样,必须那样,和她之间不会有任何朋友性质的谈话和游戏,面对她的天真幼稚的质疑,以及一齐游戏的请求,都会以政教干部的脸色打回。

我们绝对不想如此。而说了这么多关于父母,主要是母亲们的谬误,并非为了清算,或作为今天我们不成气的托词。我们只是为了降低自己为人父为人母的惶恐,只是为了做父母做得尽量自然而然一些。

当批评乃至怨恨到了一定程度时,我也只是置身事外地批评我们的母亲而已。我清楚,母亲们犯的一切错误,都是国家和时代的错误。几十年来,这个国家就是如此这般,如陈益中所说,公德败坏,整顿私德;公权肆虐,限制私权;政治沉疴,下药民间;上梁不正,折腾下梁……比如,一切为了人民,比如,不切实际的词藻华丽炫目的发展规划,比如,不容置疑大大小小的决策决定,比如,放眼一定会美好的未来,当下都是暂时的、过渡的、转型时期难免的,比如,纵观世界形势,风景这边独好……此类强大的宣传和教育,深入神经末梢的思维训导,真真切切地体现在一个个家庭之中,让人不知不觉中一错再错,而又诡异地保持着自信自强。

 

小的时候,我和母亲确实是很好的朋友,动辄打打闹闹,身份与辈份不重要。上世纪80年代末,我上小学时的一个冬天的上午,做教师的母亲和做学生的我一起去学校,推门看去,天地间白雪皑皑,大师成了雪堆,房屋成了雪堆,水田池塘不分彼此,我们于是决定走小路去学校,在一道接一道的田埂上蜿蜒向上,可以到达学校,比走大路节省三分之二的路程,我们似乎议论一番,走上了平时难得一走的小路,迎着寒风、白雪和空荡荡的乡村时光。积雪中本该慢慢走,但因为雪景带来的兴奋,我们又忍不住蹦蹦跳跳,连走带跑。母亲突然提议打雪仗,于是我们两个人就在丘陵深处的被大雪淹没的田埂上打起雪仗来,呼呼哈哈,只有我们两个人,但热火朝天。我不是母亲的对手,抓雪的速度,扔雪球的力道和准头都不如她,一直在吃亏,于是我有了歹念,我把母亲多年来每天为我准备的两个煮鸡蛋包裹在雪里,然后狠狠地砸向她,砸向敌人。

鸡蛋,是我从出生到上初中之间每天都要吃的食物。当时家境困难,没有牛肉牛奶猪肉果汁之类,母亲每天给我准备两个煮鸡蛋,从我能自己吃东西开始,保持到小学毕业,以至于我现在对鸡蛋深感厌恶,认为它是枯燥乏味乃至打嗝的代名词。

现在,我已经不记得母亲当时是否被砸中了,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早晨的记忆如论如何不清晰到历历在目的程度,即使弥留之际我都不奢望我能想起那个场景。但是我想,即是母亲被砸中了,她也一定不会让我觉得她很介意,更不会愤怒。她就算不知道被什么砸中了,但在儿子给她带来的痛苦中一定会迅速地不以为然,呵呵一笑,然后继续和我打打闹闹,朝学校走去。她决不会有一句半句的怨言,不会批评我下手太狠,不会批评我使诈。她把全副身心寄托在这个用鸡蛋砸她的人身上,犹如保法利的母亲:

他妈妈整天把他带在自己身边,给他剪硬纸块,讲故事,在他面前谈个没完,有说不完的轻快闲话,欢快中夹着忧戚。在寂寞的岁月里,她把自己破灭的希望又重新鼓了起来,寄托在孩子身上。她梦想他将来有很高的地位,她似乎看到他业已长大成人,既聪明又漂亮,已经成了土木工程师或是法官。

那是我能记得的为数不多和母亲一起打闹玩耍,另外不多的几次,如在院子里打羽毛球,如更小时候时候缠着她给我读书,读《西门豹斗巫婆》之类的小人书。但那次印象深刻之处在于,我使用了卑鄙的手段以期在游戏中获胜,犹如当了叛徒,而母亲对此毫无意见,甚至乐在其中——这几乎是我关于非理性的最早也是最深刻的教育。

今天,我和母亲之间关系尚可,做朋友绝无可能。总是这样,一定会有一些人,曾经和你真真正正地朝夕相处,甚至无比亲密,但你们绝对不是朋友,一个强大的身份划分横膈在两者之间,这是真正的悲剧,深刻地镶嵌在你几十年生命中的这个十年或那个十年,而生离死别之类,都是浮在眼前的事物而已。

 

食物:

1.当我们谈论山芋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http://lli.vip.blog.163.com/blog/static/129797592010817244585/

 

2. 《熬夜的雏鸡》

http://lli.vip.blog.163.com/blog/static/129797592010102812147217/

 

3. 《十五年那么大的空心菜》

http://lli.vip.blog.163.com/blog/static/1297975920109611036532/

 

  评论这张
 
阅读(64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