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普通的孤独  

2012-01-25 13:13:41|  分类: 〖对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通的孤独

杨莎妮

李含誉现在算是会说话的小孩了,起码我们说了什么,她都可以完完全全地模仿出来,即使是比较长的句子也没大问题。

最近却出现了几次好玩的状况。因为过年,我教她说“恭喜发财,步步高。”很简单,她一下就会了。说了几遍之后,她说“恭喜发财,步步嘎。”“不对不对,是步步高。”我纠正她。“恭喜发财步步高。”我又说了一遍。“步步嘎。”她还是坚持,“李含誉说,恭喜发财步步嘎。”她又连着说了好几遍“李含誉说步步嘎。”“李含誉说步步嘎。”

“好不好”,她一定要说“好一好”,“康熙来了”,她一定要说“空熙来了。”并且喜欢一再地强调“李含誉说,好一好。”“李含誉说,空熙来了。”一边说,一边开心地笑。似乎在为她自己发明了一种和我说的不一样的话而洋洋得意,而兴奋不已。

突然意识到,两岁的小孩,是不是已经想要表现出自己的独特,想要有所不同?

曾经,直到现在,时常会觉察出自己的与众不同。这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甚至算是很痛苦的煎熬。把自己放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拒绝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和事。即使明知道这个世界上当然不会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另一个自己。所以,永远找不到这么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

我和老公(不知为什么就能结婚的和自己不一样的一个人)也讨论过,我们俩都是想要能保留住自己独特的人,然而,我们也明白,这样下去我们会更加地受挫。我们看书、学习,是想学习成为一个不那么独特,一个能和别人一样,至少是差不多的人。能正常地和人聊天,能找到大家在平均水平上都还算感兴趣的话题,能和陌生的邻居见面点个头,能按时去父母家报平安,能遵守交通规则,会买合适的礼物送人,会在脑袋里转好几个弯后猜测出别人的需要……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说:“孩子一旦建立了自己的生活法则和习性,就能和最重要的社会感连接在一起,并且架构起自己生活的心理法则和游戏规则。这些现象可以追溯到儿童5岁时,甚至是2岁。”我自己感觉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所追求的就是能像个不那么独特的人一样普通和正常。也许像我这么想的人也很多,也许我也不是那么的独特。

看蔡春猪写给他正在痛苦练习康复的自闭症儿子的那封信时,始终眼泪婆娑着。当然是因为情感真挚,因为疼痛的小幽默。但当看到他写:“小朋友,不得了啊!照此发展,你八十岁的时候就可以说:‘其实我也是个普通人嘛!’有的人八十岁还未必能达到,不经过努力、没有奋斗能成为普通人吗?”,眼泪只能喷薄而出了。

没有人能告诉我,我的童年、少年、青年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心理历程,是如何发展出如今的我的性格。父母只会一味地说,我们是多么地宠爱你,多么地呵护你,多么地为你着想啊。看了一本《质数的孤独》,几个孩子在成长中的经历,那种想放松下自己,却又在疼痛中挣扎的故事,很让人难受(建议过年期间不要看)。

成长的过程实在太漫长了,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但我的女儿却还必须面对。能祝愿的就是希望她普通。

“质数只能被一和它自身整除。在自然数的无穷序列中,它们处于自己的位置上,和其他所有的数字一样,被前后两个数字挤着,但它们彼此间的距离却比其他数字更远一步。它们是多疑而孤独的数字。”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评论这张
 
阅读(7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