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三年》  

2012-12-04 23:31:46|  分类: 〖女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

 

李黎

今天是女儿三周岁生日。她在正午出生,我写这篇文章时,她已经三周岁零半天了。现在她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三年来,我们目睹她一天天长大,现在她真的长大了,标志是自己睡觉。

每天晚上八点半左右,我们给她换好衣服,把她塞进被子里,围在小床边和她说几句话。我们会诱惑她去想一想明天的这这件那件事,然后说声晚安,关上门离开。刚开始几天,她睡不着,在黑暗中大喊:爸爸爸爸,你快来和我说几句话,要不然我会难过的。现在她至多自言自语几句,很快就入睡。第二天一早,她被小狗闹钟吵醒,抱着小兔子“整整”冲到我们的床上(小兔子原来叫“奇奇”,女儿知道了“整整齐齐”这个词后,就给她改名字了),我们亲热一番,给她穿衣服起床。我没有问过其他任何同龄小孩是否这样,只能拿自己知道的和她比:我和母亲睡到十岁,妹妹和母亲睡到小学毕业。现在女儿三岁,完全自己睡觉,如果这不能说明她比较独立,至少可以证明我没有因为她是我女儿就抓住不放手。

她同意睡觉前不要我们哄,是老婆和她反复商量的结果。两个人嘀咕了好几天,她同意了,条件是过生日时给她买一张床。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她真做到了;更我们觉得有些愧疚的是,当我以现在不买床等过几年把你房间重新装修再买时,她点点头说,好吧。如此一来,我实在没理由不喜欢她。

人们做了父母后一般表现出强烈的舐犊之情,不少人到了狰狞的地步,不能容忍子女受到一点点来自自然或者社会的委屈,时刻大喊大叫,时刻准备着拼命。同时,她们也念念不忘比较,比一比谁的孩子早慧成熟,比一比谁对孩子更好——通过比较得到的满足感大概就是全部付出的回报了。我和老婆都是在此类母亲的养育下长大的,根据现状,我们认为这样不仅无效,而且一定会适得其反。我们选择尽可能放养女儿,尽可能自己去解决一些事。如果当天不洗澡,女儿睡觉前会坐在客厅里洗脚,自己洗洗,擦干,然后端起盆倒水。她走得歪歪扭扭的,小半盆水都洒到了地上,于是她要拖地,顺带把附近也给拖拖。我很难厘清是她生来就愿意干活,还是在我们的鼓励乃至逼迫下真的爱上了干活,总之,她喜欢做家务,喜欢所有能捣鼓一下的事。这些事情当中,她最喜欢自己动手的当然是吃东西。我们几乎没有为她不吃饭发愁过,反而担心她甜食吃得太多。七个多月时,老婆给她准备了婴儿版碗筷勺子,让她自己弄,开始时泼泼洒洒、乱七八糟,但我们就是不喂,很快她就达到了一个野生动物的水准,能把自己喂饱。就是这种水平,在托班也是佼佼者,一度因为她吃饭吃得太好,老师让她吃两碗饭,我们不得不和老师打招呼,只能吃一碗米饭。

说了这么多,概括一句话就是,女儿是一点点让我们喜欢上她的。我和老婆可能都比较自私,感情淡漠,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无条件并无限喜欢这个女儿。很多次,老婆在筋疲力尽时会抱怨说,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小孩了;很多次,因为她无情无尽的好奇心和胡搅蛮缠,我咬牙切齿地打算以后不理她了。当她把桌子上的菜全部和在一个碗里,当她拼命要和我一道洗碗结果弄得厨房一片狼藉,当她因为好奇心导致我烦不胜烦时,我确实不知道该保护这种天性,还是通过打骂让她规矩。我们的选择是尽量不去逼着她干任何事,不逼着她喊人,尤其不会逼着她当众表演。

我和老婆都不是多么乐于去研究如何教育小孩,更不是那种自以为很会教育小孩的人。我甚至认为,狭义的教育是无用的,如果有用,那么教育行政部门、教研机构和教师们的子女应该就是社会的绝对精英,高居金字塔顶端。但作为从失败的教育中挣扎出来的两个人,我和老婆认为我们有资格划出一些绝对的禁区,让我们不去碰一些事,例如,不当她的面说别人的不是,不当她的面争论吵架,凡事不代劳,不用其他小孩如何如何来刺激她,不挤压她玩的时间,不拿“以后扫大街”之类的歧视性描述来逼迫她做什么,不让她帮我实现未竟的理想(我真没有具体的未竟的世俗理想)。还有一些事,随着时间推移产生,比如女儿接下来面临培训这件事,很多培训机构都是从三岁开始招生。我肯定不会让她去一些“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机构,不会去那种张牙舞爪的机构,不会去那种违背起码的规律的机构。这几类培训机构几乎就是全部的培训你机构。我打算用做家务、看电影、走亲访友和外出旅游来代替当下似乎不容置疑的少儿培训。我甚至草拟了2013年行程,去哪些地方,看望那些同学朋友,带着女儿。

除去不能做的,剩下的就是应该去做的。但我们真的很模糊,而且不打算向所谓的权威学习,甚至没有兴趣交流这类事情。女儿只能自求多福了。不过,看着三岁的女儿在拖地、擦桌子、整理房间、把十来双鞋子排齐、帮妈妈晒衣服、浇花喂鱼,我坚信,她长大后起码可以做一个称职的家政人员,一个平庸但是勤劳而愉快的人。她给我的感受是,她会有能力在一生中的任何时刻都不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失控,这就足够了,凭这一点,我们也都会始终和她站在一起。

两天前的周末,我们给女儿过三岁生日,奶奶外公外婆还有姑姑悉数到场。有两件事让我们觉得不妥当:一是因为客观原因外婆住得近,和女儿亲近,吃饭时她始终毫不谦虚地显示自己和女儿很亲,最亲,这让我母亲不停地撇嘴,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二是太多的老人在场,女儿被他们过分宠爱,待遇超出了常人常态,快变得像一个不受监督的官僚了。综合这些,我们打算不再给女儿过这种家庭聚会式的生日了,明年,让她邀请三五个同学去过生日吧。

  评论这张
 
阅读(96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