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咖啡还是茶  

2012-02-05 22:57:58|  分类: 〖对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咖啡还是茶

杨莎妮

一直搞不清咖啡馆、茶馆的区别。从字面上看很容易区分,咖啡馆是喝咖啡的地方、茶馆是喝茶的地方。然而,南京的哪家咖啡馆里没有茶卖?茶馆里点杯“奶茶”,大概只能勉强算作“茶”吧。

这个问题太让人纠结,暂且就把他们混为一谈吧。茶馆也好,咖啡馆也罢,对我来说具有相同的三大功能:1、谈事情(包括谈恋爱)2、打牌(或其他游艺项目)3、吃简餐。

我的三大功能总结,比起老舍的《茶馆》来,更加的简明扼要一些。“在几十年前,每城都起码有一处。这里卖茶,也卖简单的点心与饭菜。玩鸟的人们,每天在遛够了画眉、黄鸟等之后,要到这里歇歇腿,喝喝茶,并使鸟儿表演歌唱。商议事情的,说媒拉纤的,也到这里来。那年月,时常有打群架的,但是总会有朋友出头给双方调解;三五十口子打手,经调人东说西说,便都喝碗茶,吃碗烂肉面(大茶馆特殊的食品,价钱便宜,作起来快当),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了。”老舍的茶馆,那可是一八九八年初秋的事了。

虽然目前去茶馆、咖啡馆最大的目的是“掼蛋”,但不知为什么,此两“馆”说到嘴里,都会给人一种高雅、甜蜜、暖融融、文绉绉的感觉。

商家似乎也是想把这感觉提升,不论是从装潢、环境,还是店名来说,都那么的妙曼而富有内涵。

记得第一次看见“猫空”这个名字的时候,虽然有些拗口,却也一下子就记住了。有次无聊,真的查找了一下“猫空”的由来。这才发现,这个名字真的很有渊源。

“猫空”原本是台湾茶区东侧的一座小溪谷,因地质松软,河床在长年冲击下被卵石钻蚀成坑坑洞洞,水流则似猫爪痕迹,“猫空(孔)”之名就此传开。打开知名度后竟成为观光茶园的代名词。茶园环山公路上的休闲茶坊,至少有五、六十家。

“蓝湾咖啡”,意境鲜明。一处宁静的海湾,就像躺在希腊爱琴海边,看着蓝白相间的屋顶与远处娇艳欲滴的蓝色大海交相辉映。“蓝湾”里虽然看不到大海,看不到地中海式建筑,但这份悠闲惬意的自在,在宽大舒适的沙发里,还是体会到了不少。

咖啡馆和茶馆,总像是和文化、文人能搭上关系。像当年鲁迅在南京的时候,星期天或课余,有时便和同窗、亲友一起到茶馆吃茶谈心。他常去的茶馆有南京城南的“得月台”,以及坐落在惠民桥畔的“江天阁”。而《哈利波特》的作者罗琳也是在英国的某个咖啡屋里完成了她的畅销著作。

好吧,如果我不在咖啡馆和茶馆里“掼蛋”,那我就在里面写作吧。

 

 

 

美食的遐想

 

杨莎妮

过年期间,在父母家住了几天,吃喝不愁,到点开饭,但用鲁智深的口头禅来说,那是“嘴巴里能淡出只鸟来”。想当年,还住在家里的时候,一年365天,有366天在家里吃饭。怎么就忍受得住这寡淡的味道和平凡的搭配?

看着桌上少油少盐、没辣没甜的家常菜,唇齿间荡漾出各种菜肴的味道来。

首先,一股麻辣在舌尖浮现,那是“麻辣盛艳”里的麻辣香锅。虽然它是源于重庆缙云山土家风味,是当地老百姓的家常做法。可彼家常菜,非此家常菜啊。据说,重庆当地人平时喜欢把一大锅菜用各种调味料炒起来吃。当有重要的客人来时,便会在平常吃的大锅炒菜中加入肉、海鲜、脆肠等,蔬菜、豆制品可以吸收各种海鲜和肉类的鲜味,加入本身的香味混合起来,成就了香气扑鼻的麻辣香锅。

“麻辣盛艳”的辣度分为5级:轻辣、微辣、中辣、特辣、加麻加辣。每次只点轻辣,就已辣得我防不胜防。这种辣是攻击性的,我以餐巾纸为伴,轻拭眼角的泪;这种辣是排他性的,纵使你嘴唇颤抖,试图用一口米饭或一杯可乐来消解燥热,帮助却微乎其微;这种辣是挑逗性的,即使你吃了一口,受了火刑,但仍像飞蛾扑火般再次将手中的筷子伸向那香锅,颤悠悠地夹起一个丸子放进嘴里。

接着,幻觉也跟着产生。粉嘟嘟的樱花寿司、黄灿灿的天妇罗、绿油油的芥末……那是哪儿?对了,是“浩之源”。嘴巴里夹杂着唾液,产生出酸溜溜的口感,是寿司的酸甜软糯。还有美味的生蚝,用筷子挑出生蚝肉吃完后,耗壳里的汤一定要小口小口地喝掉,鲜甜钻入了每一个毛孔。鹅肝蒸蛋,不但造型可爱,味道更胜似我最爱的旺鸡蛋里的汤汁。烤鳗鱼,虽然肥腻,但毕竟是鱼嘛,吃鱼总比吃肥肉来的健康,来的苗条吧。于是乎,尽情地大快朵颐。

吃东西讲究个色、香、味、形、器。父母一方面厨艺不精,一方面对“器”的选择,也毫无追求。有时候对“器”的要求,并不一定要多么精美,只希望看见菜肴在器皿中,更凸显出自身的味美。就像“德一煲”的许多菜,只因放在一只古拙的土煲中,菜肴立马就变得惹人食欲起来。招牌素鸡煲、鱼头煲、芸豆猪手煲、鸡煲、老妈菜排骨煲、土豆牛肉煲……深深吸一口气,煲中菜肴的浓汁酥烂在口中融化开来。

妈妈端着一碗清炒黄瓜片放在桌上。我抬头看看母亲,额头眼角已刻上了深深的皱纹,年前刚染的黑发中,也隐约露出了白色的发根。这时也许应该流下一滴感伤的泪吧,却发现,嘴角正挂着一滴晶莹的口水。

 
  评论这张
 
阅读(7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