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对话的疑难》  

2013-04-01 18:02:34|  分类: 〖女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话的疑难

 

李黎

看着女儿,我有时会非常悲伤。这种感觉相当矫情,但确实不时存在。我努力梳理它到底从何而来。子女的存在,对应的是世事艰难,是生老病死,尤其是离开。上幼儿园就是一个离开的例子,白天无法见面,不知道她忙些什么,感受如何。知道人在那里但见不到的感觉让人最为脆弱。往后,女儿会按照教育产业的逻辑进行下去,小学中学大学考证书拿文凭之类。这是一个越来越疏远的过程。不要指望所谓心心相映,人不在身边了,感情淡漠才是正道。

世事艰难,是很多人不愿意要孩子的理由。现实如此艰苦,多一个生命遭受无穷无尽的折磨,真是何苦。当小孩出世之后,你一定会关注从前不打算关注的事物:肉类中的激素、人工食品里的添加剂、催熟的果蔬、衣物的污染、雾霾、噪音、择校、补习、动辄施以软暴力的教师、规则强大的社会生活……这一切我们原本可以默默忍受,寄情于宗教也好声色也好。如今有了孩子,你一定会企图让他尽可能远离这些,不希望他被摧残,也不希望他成为其组成部分。但你千万不能反抗这些,不能反抗这一切构成的庞然大物。你死了不要紧,孩子也完蛋了。

世事艰难的真实含义是,你没有办法和孩子解释清楚眼前的一切,你的话语体系必定是畸形的,过于乐观和过于激愤都不行,过于天真烂漫和过于剥茧抽丝都做不到。

和孩子对话是所有事情中最为艰难的。我们思维中有若干套语言系统——最少也有两套:人前,人后。无论多少套,恰恰没有适合小孩的那一套。任何一个家长和小孩对话,本质上都是若干种文明在彼此对话碰撞,自然也包括畸形、腐朽的那些。成年人有足够强大的优势,也有最脆弱的心理:面对自己孩子,谁忍心使用会上的语言、路上的语言呢,但舍此之外我们也没有多少储备可用,非人类的翻译体、非现实的古汉语和破裂的梦话,都不是好选择。

有一次女儿问我,爸爸,最热的水是什么水?

如果把不是水的那些强行纳入水的范畴,最热的水可以是很多东西。如果我喋喋不休地告诉她最热的水就是100度,超过了就是气体,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侵略,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把这个事发微博,有人回帖说,是血液——这也不能和小孩说吧。

有一次她劈头盖脸问我:小刺猬去哪里了?我说,你说的是那只小刺猬?

就是那一只。

哦,那一只啊,应该和另一只、还有这一只一起在你房间里玩呢。你自己去看看吧,我也不知道。

那我也去和他们玩吧,不知道那一只和另一只肯不肯和我玩。

那你自己去问他们吧,别忘了这一只……她答应着,扭头走了。我压根没看见过她所说的什么小刺猬,她倒是非常确定它们的存在,确定它们和自己是一类,马上就要和它们玩到一起了。

  评论这张
 
阅读(99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