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李黎&杨莎妮

 
 
 

日志

 
 

《孔乙己版史泰龙》  

2014-08-19 18:14:42|  分类: 【扯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乙己版史泰龙

 

李黎

古都健身会所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正对电梯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多名客服小姐,可以随时讲解。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掏出三千一年的会员卡,进去锻炼,其实是为了冲澡,——这是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张卡要涨到一万,——举着卡换了钥匙进去,马马虎虎练几下就赶紧淋浴;倘肯多花五六千,便可以买一个私教,或者桑拿按摩服务,在这里待上半天,如果出到三两万,那就能有一个专属异性客服,但这些顾客,多是工薪族,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做大生意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人要场地,慢慢地坐下来享受。

我从十五岁起,便在市中心小鸟健身会所里当伙计,总经理说,我样子太丑,怕侍候不了大老板主顾,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工薪族主顾,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你在电脑里输入进去赠送的半个月,等着你拿出毛巾拖鞋和健身包递到他们手上,又亲眼看着保洁阿姨在器械上使劲抹擦,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忽悠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总经理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换卡引路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进门一带,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总经理是一副凶脸孔,主顾也没有好声气,到处都是“加油,加油”“你行的,你能行”“挑战你自己”的喊话,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史泰龙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史泰龙是只冲淋浴而自称大老板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乌黑的胸毛。穿的虽然是三宅一生,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Oh Yeah,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史,别人便从盗版碟上“Michael Sylvester Gardenzio Stallone”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史泰龙。史泰龙一到店,所有健身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史泰龙,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给我换个手牌,再拿三瓶红牛。”便排出九张五元纸币。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史泰龙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蛋白粉,吊着打。”史泰龙便涨红了脸,胳膊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偷粉不能算偷……偷粉!……肌霸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韦德三十二法则”,什么“最大心率”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史泰龙原来也参过赛,但终于没有获奖,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练得壮硕无比,便替人家代代课,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服装补品器械,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代课的人也没有了。史泰龙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偷窃的事。但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史泰龙的名字。有时候,遇到好史泰龙这口的女顾客,总经理就让他光着上身套上教练服代课,费用三七分,他拿七。

史泰龙喝过半听红牛,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史泰龙,你当真能做单手引体向上么,这也太他妈牛逼了!”史泰龙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教练证也捞不到呢?”史泰龙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Oh YeahO my GOD之类,越发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总经理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总经理见了史泰龙,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史泰龙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练过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练过,……我便考你一考。俯卧撑最基本,怎样做?”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史泰龙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说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动作应该记着。将来做总教头的时候,上课要用。”我暗想我和总教练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总教头也从不叫人做这么扎扎实实的动作,他总是让学员思考;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趴在地上双手分开再撑起来么?”史泰龙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俯卧撑有六大做法七十二种变式,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史泰龙刚用指甲蘸了红牛,想在柜上画示意图,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顾客带来的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史泰龙。他便给他们一人喝一口乐虎。孩子喝完,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瓶子。史泰龙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瓶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瓶子,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no painsno gains。”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史泰龙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总经理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史泰龙长久没有来了。还欠一千九百块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健身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总经理说,“哦!”“他总仍旧是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然和一帮明星聚众吸毒。毒品这东西,碰得的吗?”“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服辩,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总经理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秋过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开着暖气,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麻烦换个手牌。”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史泰龙便在柜台下对了电梯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小备胎,用尼龙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换个手牌。”总经理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史泰龙么?你还欠一千九百快呢!”史泰龙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拿一瓶乐虎,再留一个桑拿间给我。”总经理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史泰龙,你又偷钱K粉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吸,怎么会打断腿?”史泰龙低声说道,“跌断,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总经理,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总经理都笑了。我拿了手牌和饮料,端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破烂的金利来西服里摸出两张五元,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手脚并用过来的。好一会,他游完泳,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史泰龙。到了年关,掌柜取下粉板说,“史泰龙还欠一千九百快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史泰龙还差十四节课没上呢,钱我都给预付他了!”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史泰龙的确死了。

《孔乙己版史泰龙》 - 李黎 - 一个逐渐减少的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10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